烈日當空,遠晀而去黃澄澄一片不是豐饒稻穗,焚風一吹颳起金色細沙,刺了皮膚和脆弱的眼睛,城之內克也終於意識到,不是作夢……

他人真的在埃及……他正往著參觀吉薩金字塔的路線前進。

好端端,城之內克也幹嘛跑到埃及?還有他窮得連鬼都怕,怎麼可能會有錢飛到埃及?

說來話長……城之內抖落身上的風沙,心裡有一點憂鬱……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