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促的腳步聲已經來回好幾十趟,完全沒有想要停止的狀況。

那個無法間斷走來走去的人簡直像生病,充滿無藥可醫的焦躁。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這麼鎮靜?﹂急躁的人開口問了。


靜靜坐在椅子上原本在看報紙的男人,像抓癢般用手抓了抓眉毛尾端,無奈地把報紙闔上。


﹁就像今天的報紙一樣,沒什麼大事發生,除某某大明星宣佈喜訊外。你應該是為了這個太和平的早晨,感到焦躁。﹂另一名男人優雅啜了一口紅茶說道。


﹁你為什麼在我家?﹂急躁的人終於停下腳步,察覺到他家有個不速之客。


夏洛克看看剛蓋上報紙的約翰,明顯是在用眼神詢問自己的同居人。


約翰只是聳聳肩。﹁差不多十分鐘吧?麥考夫特已經來了十分鐘。﹂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