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山中有一虎作祟,一入夜,無人敢入山而行。
於是山中虎越是猖獗,原為夜晚趁其不備,如今白晝橫行,甚至下山傷人。
村民卻為飲水思源、落地生根之因所困,不願搬離故鄉,而過著提心吊膽與虎鬥智的生活。
山虎知村人有法過山,也曾被傷過一、二,雖不致命,卻能記取教訓。
山虎取人精氣、食人血肉,狡猾冷靜,明察村人之習,越長智慧、越是揚惡。
久之,山虎成精,村人更無法可管。


天和日麗微風徐徐,余子浩漫步緩行享受山風野貌,他知前方數里,是著名的虎爺鎮。

虎爺鎮原是山腳小村,但因山中有一虎作祟而聲名大噪,藉此人們將有虎作祟之山稱作虎爺山,再喚這無名小村叫作虎爺村。

以為有虎肆虐的村落會沒落,沒想到虎爺村卻越來越多人入住,村莊逐漸繁榮由村變鎮,更開始信奉山中虎精,虎爺成了這城鎮的家家戶戶唯一神祇,虔誠態度令訪客吃驚。

虎爺一神之說,更讓虎爺鎮日趨顯名。

踏進虎爺鎮,余子浩走進虎爺鎮最大客棧──福寅樓。客棧內人多,望過去一時半刻找不到空位。

不過,余子浩天生走運,不到一會兒,小二便過來招呼。

﹁客倌,吃飯嗎?﹂

小二機伶的走近,他見余子浩面貌溫文、清俊、一身仙風道骨,卻不似平常修真之人衣著寒酸,再仔細打量,衣衫打扮雖樸素,衣料卻是上等絲綢,背上負劍,劍鞘刻紋細膩精緻。

店小二眼尖估了估余子浩的份量,心知肚明此客倌乃肥羊是也!

﹁嗯,我要吃飯,不過你們好像沒有座位。﹂余子浩望了望四周。

肥羊豈能讓他溜走?小二馬上說道。﹁有、有、有!怎麼會沒位置。客倌這邊請。﹂小二急忙帶路,深怕到嘴的肥肉給飛了。

店小二領路,余子浩隨他帶上二樓上座,達視野良好之雅座,余子浩卸下負劍就位坐下。

小二習慣性擦擦桌面,倒了杯水,接著問道。﹁客倌想吃些什麼?﹂

﹁你們這裡有什麼好吃的?﹂

﹁我們福寅樓好吃的東西可多,燒牛肉、烤羊腿、燉蹄膀、玉兔肉、蔥油雞、糖醋魚等等都是招牌菜。﹂

﹁玉兔肉?哈!這名字好有趣,玉兔是仙物,沒想到在這裡反成一道佳餚。﹂余子浩笑了。

﹁客倌愛說笑呀,我們的玉兔肉不過是普通的兔子,不是什麼神仙。兔肉是虎爺未成仙之前最愛吃的肉,所以我們福寅樓特別多花了些心思,做出一道符合我們虎爺鎮的菜色。﹂小二解釋起來,有種頗為得意之感。

噗!成仙?余子浩大開眼界,山中虎擺明是妖精,卻讓虎爺鎮的鎮民捧上天。

﹁這樣啊……﹂余子浩喝了口水,喃語。

﹁客倌要不來盤玉兔肉,試試口味。﹂小二快語建議。

﹁不了!玉兔肉我無福消受。﹂余子浩打趣的說。﹁還是給我一疊燒牛肉、蔥油雞、糖醋魚,不同青菜炒兩盤,再給我一碗大魯麵。﹂

果真是肥羊,一開口就是三道招牌菜,小二可樂著。﹁客倌,要不要再來一壺陳年花雕或女兒紅?﹂

﹁謝了,我不喝酒,給我沏一壺白毫銀針。﹂

﹁是、是、是!大爺,馬上來。﹂

﹁白毫銀針﹂四個字一出,余子浩在店小二的心中已由有錢客倌,變為尊貴的大爺。

可知白毫銀針氣韻香醇,味清鮮爽口,採摘萬分細緻,要求極其嚴格,有﹁十不採﹂之稱號外,更有﹁仙茶﹂之美名,加上由南方運至北方,層層剝削下,價格不菲啊!

店小二最喜歡像他這種不問價格的客人,連茶水都要喝高檔,這客官絕對是豪門富貴。

小二一走,余子浩放鬆的由上往下觀看整個客棧,桌桌滿客還不斷有人進客棧打牙祭,而他座位左方看去,可見一片街景。

街道鬧熱,沿途不少小吃、攤販叫賣,旅客不少大多都願意掏錢買樂子。

不久,小二端著所有菜色一一上桌,再伶俐的幫客倌,倒了一杯熱騰騰的白毫銀針。

﹁大爺,慢用。﹂店小二心盼客倌能給賞錢。

﹁等等。﹂余子浩叫住店小二。

哈哈!我就說呀,這客官定會給賞錢的!小二笑開懷。﹁大爺,有何吩咐?﹂

﹁我看街道熱鬧非凡,客棧也是人山人海,想必虎爺鎮近日旅客眾多,是有什麼大事嗎?﹂

﹁大爺真是好眼力,這些天我們鎮上都在準備一年一度的虎爺祭,從今日開始為期七天。每年祭典都會吸引旅客訪鎮,除了好吃好玩,入夜後也會點天燈和放煙花。大爺若不急著趕路,可以稍做停留過夜,在虎爺鎮上放鬆一下。﹂

﹁虎爺祭單是吃吃喝喝、玩樂而已?﹂

﹁當然不只這樣,虎爺廟連續七日會有隆重的祭祀祈福儀式,再把不同的祭品每日送進虎爺山中,供虎爺享用……唉呀……﹂店小二口快,好似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下意識捂住嘴巴。

見狀,余子浩卻不動聲色繼續問道。﹁是什麼樣不同的祭品?﹂

﹁呃……就、就……就普通的家禽牲畜嘛!﹂

店小二說話結巴、神色有異,余子浩心知肯定有古怪,不過他清楚再問下去,大概也沒什麼結果。

﹁說的也是,好!我決定過夜,幫我準備一間房。這錢打賞給你。﹂余子浩取出一碇銀子打發店小二。

小二見錢眼開,心花怒放。﹁謝大爺!我這馬上幫您準備一間上房。﹂店小二收下賞錢便離去。

余子浩開始享用一桌好菜,一口燒牛肉、一口蔥油雞配上大魯麵加一口白毫銀針,啊啊!他實在是太喜歡美食了,這飯菜讓他心開。

他真沒想到這些福寅樓的招牌菜,是如此美味,葷食入味香嫩,兩疊素菜也清脆鮮爽。

正吃得爽快,忽有一道冷列視線射來,余子浩心頭一顫,落了一塊牛肉,抬首循射眼過來的方向看去,毫無可疑之處,當然那種令人發冷的感覺,也早已經消失無蹤。

既然詭異感已散,余子浩搔搔後腦袋,不再深究,繼續大快朵頤。

茶足飯飽,余子浩辦好宿夜事宜,又由小二領路,進房休息。

一路上,店小二說說唱唱使勁逗樂余子浩,心裡就圖著賞錢,余子浩非駑鈍之人,不吝嗇打賞,畢竟店小二很努力,再者要打探任何消息,他也較容易鬆口。

店小二與余子浩來至一廂房,光線充足、環境清幽,不會被飯廳吵雜聲影響,余子浩環視廂房和外院,顯得相當滿意,不過,店小二是一臉痴呆傻愣,盯住一處猛看。

余子浩朝店小二發愣眼神望去,方注意到廂房大門右側門牌上,被釘著一朵大紅花。

﹁小二?怎麼?那朵紅花有何不妥?﹂

余子浩出聲問道,音量不大,店小二卻一臉受驚,臉色瞬間刷個青白,令人滿腹疑問。

﹁沒……沒有!沒什麼不妥……這……這是上房的特殊記號。﹂

﹁是嗎?﹂

余子浩細瞧店小二慘綠臉色,又結結巴巴的,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是……是!余大爺您好好休息,我晚點會幫您準備熱水淨身。﹂說完,店小二一溜煙跑掉。

嗯……有鬼!反正閒著沒事,余子浩好奇心大起,尾隨店小二一探究竟。

才出一道拱門,店小二就一頭撞上大掌櫃,余子浩輕鬆一閃,躲進暗處觀察兩人舉動。

﹁哎喲喂呀!﹂大掌櫃胸口讓小二鐵頭一撞,心臟險些停止。

小二定神,看清來人是大掌櫃,可緊張的抓住大掌櫃袖口。﹁大、大……大掌櫃,怎麼……紅……紅花……在余大爺的房門上?﹂

﹁噓!小聲點。﹂大掌櫃把店小二拉到一旁說話。

﹁余大爺是個好人……他才剛到虎爺鎮,怎麼就遇上這檔事?﹂

店小二大嘆,他真好久沒碰過,像余子浩大方又好脾氣的客倌,在他心裡余大爺壓根兒是一等一的好人啊!

大掌櫃面容寫滿無奈,微嘆。﹁唉……我也沒輒,虎爺神通廣大,正是萬中選一挑著余客倌……﹂

﹁嗚……余大爺真是不走運……﹂

不走運?余子浩在一旁聽得莫名,整串話下來,偏偏對﹁不走運﹂非常不滿。

他可是天生幸運兒,而且還有師父掛保證耶!

﹁算了……虎爺要的人,難不成你敢跟虎爺搶人?再說,總有人要遭殃,不是鎮上的人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最多,事後多燒點紙錢給余客倌。﹂大掌櫃慶幸口氣,真教余子浩無法茍同。

敢情是非虎爺鎮上之人的命便不是命?好一個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

還要燒什麼紙錢……真是晦氣!

﹁早知道,剛剛就不要余大爺的賞錢了……﹂店小二心裡直覺對不住余子浩,忍不住碎唸。

﹁好啦,打起精神,做事去。﹂

大掌櫃拍拍店小二的背,安慰幾句後,兩人散去,余子浩才慢慢回房,思索其中問題。

余子浩在床上打坐納息,一面思考虎爺鎮的疑問。

虎爺山有虎妖作祟,照理說周邊小村早該遷村、弄得人去樓空,但虎爺村反其道而行,是人口增加、商旅繁盛……

似乎從二、三十年前,這虎妖吃人殺命一事逐漸淡去,再無人覺得虎爺山是個可怕、恐怖的禁地,然後,虎爺神祇開始流傳,小村變小鎮。

鎮民更是安居樂業,對虎爺虔誠尊敬毫無怨懟……

想想也真是怪奇!虎爺鎮民敬虎爺的程度,實在敬得離譜!

神明仙人儘管再怎麼神通、本事,都難逃人心生不滿的抱怨啊!

嗯嗯!余子浩理出一個頭緒。

他猜測,虎爺是個相當有智慧的妖精,懂得利用人性弱點,或許牠有特殊方法控制村民?也或許牠和村民取得共識,讓村民對牠觀感有了巨大變化……

倘若牠保證不再隨意傷害村民,更願意利用自己的神通,幫助小村壯大繁榮,那麼虎爺由妖精轉大仙就說得通了!

至於要如何忍耐不食人血肉、用人精氣修練道行?看來是跟虎爺祭有所關聯。

從大掌櫃和店小二的交談可知,這虎爺祭品可不比一般,肯定大大有問題。

余子浩天生聰穎,將這堆殘話斷語一接、前因後果一串,大抵知了。

素有天生幸運兒之稱的他,恐怕是虎爺挑選好的優等祭品,廂房釘下的大紅花則為牲品記號。

貫通一切,余子浩收納,步下軟床斟滿一杯茶,啜上幾口想起什麼事的笑了開顏。

當日他學而有成,師父命他下山,說他完臻之道尚有一大劫,與虎有關,須自身承受渡過此劫,再點化千人、去除慾念,方可成仙。

因此,現在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半仙啊……

想他余子浩原是華南一帶首富的一塊心頭肉,也就是富家子弟。都說他余子浩是爹娘的一塊心頭肉啦!表示還有其他好幾塊。

余氏夫婦在華南一帶經商,本著誠信打響名號,因恩愛非常而產下十子,個個聰穎、品德佳。

老大繼承爹娘的經商之才,青年才俊時便接下余家商號,打點得宜。

老二則是腦筋靈敏,總能求新求變,更替家業錦上添花。

三兒斯文乃讀書人也,早早高中狀元,受皇上欽點官拜二品,仕途光明。

四兒也沒丟臉,三哥既文,他則是武,武狀元就給他拿了……

至於這五、六、七、八、九子……不說、不說啦!因為每一個都功績一堆,造業非凡,真要一一說明仔細,恐怕得用個三、五年……

九子優秀,個個是余氏夫婦的心頭肉,也因九子關係,余氏夫妻樂得享清福,在無事可做又恩愛的狀況下,完全不意外的又生下了第十個孩子,就是他──余子浩。

余子浩是標準含著金湯匙出生,衣食無缺、爹娘疼愛,九個哥哥更是捧在手心裡的呵護。

在寵愛倍至的環境下成長,加上余子浩天生幸運,無論做什麼總是輕而易舉、無不成功,他居然沒成一般恃寵而驕的紈袴子弟,算是一門奇蹟。

但做什麼都容易,也沒有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余子浩反而沒了什麼生活目標的苦惱著。

直到余子浩十三歲那年,太極仙人來訪,告知余氏夫妻說,十子天生幸運、具仙骨且與他有緣,所以想收他為徒、帶他修行。

余氏夫婦和九個兄長一聽要將最小的孩子帶離家園,當然是千百個不願意,偏偏余子浩拜師意願極高,極疼愛他的爹娘和兄長拗不過余子浩的請求,只好含著眼淚送余子浩與太極仙人上山修行。

歷經十年仙法修行已成半仙,余子浩今年二十有三,在修仙之路上算是小輩。

余子浩再喝口茶又笑了,當初願意拜師,純粹是終於逮到機會可以離開,再加上﹁修仙﹂一途,可是九位兄長都沒做過的事情呀!

大家都不知道,他雖然很幸運、做啥都成功,但壓力還是很大,歸咎不管什麼事情,九個優秀的兄長都幹過,實在很沒意思!那種沒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成就感,真的是不歡樂。

成仙啊……余子浩並沒有那麼的看重,只是都走了一半,努力到這種地步了,半途而廢豈不是枉費師父一番美意,更毀壞自己所追求的成就感。

既然師父說他有劫須渡,那他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去渡一渡,快點成仙了事。

余子浩想,看來往虎爺山的方向是走對了,他的劫應是在此。

理清一些事情之後,余子浩的房門叩叩響起,來人敲門喊著:﹁余大爺!﹂那聲音是店小二的。

﹁來了。﹂好一會兒,余子浩才起身慢步,拉開門閂,見店小二一臉緊張的樣子。

﹁什麼事情?看你一臉慌張。﹂余子浩帶著笑意,心想店小二八成以為自己不知跑哪去,所以著急,怕祭品跑掉會惹得虎大爺勃然大怒。

﹁這……這……我……我哪裡有慌張……小的只是想問問余大爺要不要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小二是被猜中心上事,說起話來就大舌頭。

﹁熱水澡?之前你帶我來房間離開的時候,不是直接說幫我準備嗎?﹂曉得店小二慌得胡亂找藉口,余子浩是沒安好心眼的戳破。

﹁啊!這……我……﹂店小二又結巴了。

﹁小的記性實在不佳,所以再來問一次大爺。﹂店小二腦筋一轉,又找到搪塞說詞。

﹁是嗎?算了……我累了想休息,明日再洗,今個兒你們別浪費水了。﹂余子浩嘴角微微一揚,假意要帶上門。

﹁余大爺……別了吧……這天氣悶熱、風沙也大,汗流得多,不淨一淨身子,睡起來不舒服……我馬上給你扛桶熱水進屋,拜託你洗唄。﹂店小二抓住門側,語氣有種哀求的感覺。

看來店小二的使命是一定要余子浩清洗身體。

哈哈!這當下還聽不出店小二的心機,余子浩真的是比呆頭鵝更不如了。

是、是、是!他人現在是牲品,要敬奉給鎮上愛戴的虎大仙,當然是要徹頭徹尾洗得乾乾淨淨。

﹁好吧,看你熱心,就扛進來讓我泡一泡放鬆一下也好。﹂

洗吧、洗吧!反正洗一洗搞不好更快見到他們的虎大仙,正好讓他快快應劫,余子浩如是想。

後,店小二和人扛來一桶熱水,裡頭灑滿花瓣,熱騰騰白色水煙上湧還夾帶一股馥郁香氣,這再讓余子浩大開眼界,他真沒想到當祭品的居然要洗花瓣浴。

余子浩準備寬衣,卻見店小二和幾個人還沒退出房外,便打趣問道。﹁莫非虎爺鎮鎮民有觀賞男人沐浴的喜好?﹂

﹁啊!失禮了,小的這就出去,余大爺慢慢享受。﹂說完,店小二和幾個人匆忙退出帶上房門。

寬衣解帶,余子浩泡入熱水,隨著白煙環繞,身體和神經也鬆弛不少,他漸漸閉上眼睛,這樣子的昏睡過去。

店小二老早就將紙窗戳破一個洞,從洞裡一觀,發現余子浩昏睡,再與其他人走進房間裡面。

兩、三個大漢手腳利索的把余子浩弄出熱水桶,擦乾他身子,幫他穿上大紅色的淨衣,十足像個是要出嫁的新娘子。

看著這一幕幕,店小二只是雙手合實拜了拜眼前紅衣人,嘴巴裡念念有詞的喃語。﹁余大爺,你要是泉下有知,明白小的難處,就千萬別陰魂不散的來找我索命呀……我一定會多燒紙錢給你……﹂

結紅綵的大轎浩浩蕩蕩被送入虎爺山中,這是虎爺祭第一天的祭品。

一年之中,虎爺祭維持七日,每日都要送上一個祭品供俸虎爺享用,這樣可保虎爺鎮民一年平安、繁華富裕。

雖說是一年七個生命,但虎爺有時會大發慈悲,如果覺得頭幾個滿意,後面就可能不需要其他祭品,當然祭品在第一天的時候,便由虎爺親自挑選,送入的順序也是由虎大爺指定。

余子浩想當然爾是虎爺指定的第一個牲品,他坐在大轎裡伸了伸懶腰,靜靜等待虎妖來臨。

余子浩回想方才,只覺得自己演技不錯,也慶幸自己有仙法,憋得住笑,要不然他這麼怕癢,還讓人這樣摸來摸去,早就笑得不成人樣了。

在熱水裡頭放迷藥,隨著水煙被吸入人體,而讓人昏厥的確是好方法,不過余子浩是半仙,又對祭品一事猜出一、二,所以對客棧的人有所防備,才沒有真正昏迷。

為了演這場戲,被人當做玩偶擦身穿衣,余子浩感覺有失顏面,最糟糕的是愛劍﹁古玉﹂不能一起帶過來……

余子浩心想,算了……古玉是把聰明的劍,總是會想辦法跟上來……

等了不知有多久?大轎的紅色廉子忽然微微翻動,余子浩眼睛盯著廉子,紅色廉布被翻開,一名陌生男子出現眼前,與余子浩四目相對。

男子身材偉岸、五官立體,眼神充滿野性魅力,英俊挺拔得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兩眼,唉……可惜……偏偏是個妖孽!

余子浩忍不住嘆息,長得再好,還是渾身妖氣,倒是沒想過妖孽居然也有這般好皮囊。

﹁你醒著?﹂男子勾起嘴角,聲音沉著冷靜。

﹁你不也醒著。﹂余子浩俏皮的回話。

﹁呵呵,說的是,我只是因為每次看到都是睡著的人,事實上醒著也很正常。你要下轎嗎?﹂男子聳聳肩,伸出手想要扶余子浩下轎。

﹁不用了,我又不是大姑娘,自己可以。﹂余子浩粗魯的下了大轎,左扭扭、右扭扭的稍微活動筋骨。

﹁真不可思議,一般人要是發現自己不是待在原來的地方,而是這片荒野山林裡,很快是嚇得兩腿發軟,即使腿不發軟,也掩飾不了慌張,你讓我很驚訝。﹂男子眼神掃射余子浩,觀察他的舉動。

﹁我也很驚訝!你怎麼不是一口吃掉我?﹂余子浩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知道?﹂男子臉色一沉,露出邪魅笑容。

﹁我當知道,我是你──虎爺的祭品……﹂

﹁既然你如此識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哇啊──﹂

余子浩話還沒說完,男子大喝,快手露出利爪,迅速撕裂余子浩胸口的衣物。

好險、好險!閃得快,要不然破的不是衣服,是心臟!余子浩才這麼想,對方馬上又來一爪,余子浩再度閃躲逃過一劫。

﹁等等,有話好說。﹂余子浩一邊逃、一邊講。

男子趣味的看著余子浩抱頭逃竄,忍不住笑了笑,停下來追殺的腳步。﹁有什麼話好說?﹂

發現對方停下來,余子浩方能喘口氣。﹁我想跟你打賭。﹂

﹁不要,我為什麼要跟你賭?直接吃了你不是更好。﹂男子雙手環抱胸前,不買帳。

人總是自大,余子浩同樣有這壞毛病,覺得虎妖是虎,可沒比人聰明,略施小計定會上勾,但這妖孽竟直接拒絕,害他一時語塞。

果然不比一般妖精,剛剛沉著冷靜都不是裝出來的,銳利眼神暗藏許多心思,能夠讓虎爺鎮聲名大噪,再讓鎮民們心甘情願的為虎作倀,果真不能小覷。
余子浩心中暗忖,要怎麼回答他。

﹁說話!我可是給了你機會,要是答案我聽了滿意,我說不定會爽快答應跟你一賭。﹂男子自信直言。

哈!這虎妖驕傲自信,余子浩倒是見得一道曙光。

虎妖自大得太像人,自然是虎妖的弱點。

﹁那看在我讓你吃驚,再加上我是個半仙的份上,如何?﹂

﹁原來你是個半仙,怪不得在你踏進虎爺鎮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看起來特別美味。﹂

男子舔了舔嘴唇,不禁想像著半仙人的肉和精氣有多麼鮮美,他不懷好意的眼神,使余子浩是不寒而慄。

﹁你的確是個稀有品種,好吧!你想賭什麼?說來聽聽,要是可以的話我就跟你賭。﹂

虎妖聰明,話不全部說死,每一次都是有轉圜餘地,余子浩閉上雙目,只覺得虎妖若能點化導正,必定造福人群成為真的虎大仙。

﹁我要跟你打賭,你沒辦法打贏我,並且你會心甘情願的不想傷害人命。要是我贏了什麼都不用。﹂余子浩微笑緩說,決心點化虎妖。

﹁要你輸了呢?﹂男子問道。

﹁我輸了,我就把所有的仙法傳授給你,另外仙氣和精氣一並奉上,我的人任你宰割。﹂

賭很大……上勾吧!虎妖用你那相似於人的自大,與我一賭……余子浩打從心裡期盼。

﹁哈哈──說什麼蠢話?半仙,你未免也太自視甚高,好!我跟你賭了!﹂

男子爽笑,認為余子浩愚蠢至極,他可是要食人血肉和精氣不斷加強妖力,要他不傷害人命,比登天還難!

余子浩再度微笑。﹁啊,對了!唯一條件,打敗我之前都不準再食人血肉、吸人精氣。﹂

﹁好,沒問題。﹂

反正他絕對贏定了!男子也不在乎余子浩多開條件,所以爽快答應,卻不知已經誤入陷阱……

哈哈哈……虎妖笑得好開心,余子浩笑的更開心,因為他已經讓虎妖心甘情願的不傷害人命啦!

即刻,半仙和虎妖的賭局──開始!

—待續—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