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好打賭事項,虎爺便帶著余子浩往深山走,準備帶他回自己的住處。

﹁接下來,我們會相處一段時間,我是余子浩,你怎麼稱呼?﹂余子浩跟在男子身後。

﹁叫我虎爺!﹂男子傑傲不遜的說。

﹁不要!我才不要叫你虎爺,現在我和你是對等的在競爭,我幹嘛要尊稱你?我都已經說我的名字出來,你應該也要報上名來吧!難不成你沒名字?﹂余子浩斷口拒絕,要他尊稱一個吃人妖精,他真的是千百個不願意。

﹁那叫我琥魄。﹂琥魄乾脆的道出名號。

﹁琥魄……是個好名字……對了,還要走多久?﹂

﹁不遠了,不過……﹂

琥魄滿腹壞水的一笑,吐一口氣冒出一團黑煙襲向余子浩。

余子浩機警,身子一轉捲出一陣地風,將黑煙捲上天際。

琥魄再用兩手快速做了手印,指間彈出兩隻巨型的火焰之虎,一隻炎虎快速撲向對手,余子浩口中默唸法咒,法印一揚射出光印擋住了一隻炎虎的攻擊。

但雙拳難敵四腳,何況是兩隻有四腳的老虎……擋住了一隻,另外一隻又撲上來,余子浩來不及施咒阻隔,心裡做好準備,被傷一回。

千鈞一髮,一束流星般的急光劃過,掃向一隻炎虎,火焰虎身立刻截成兩段,如煙幻滅消失的無影蹤。

煙消雲散、光芒漸失後,一名沉默男子正擋在琥魄與余子浩中間,男子一身青衣,面無表情回頭對著余子浩頷首。

﹁古玉!﹂余子浩大喜。

青衣男子一翻成劍,翻回余子浩的手裡,琥魄也順勢收回被光印伏住的炎虎,結束第一回合的攻擊。

余子浩抱著劍,愉快得很,當初從師父那兒選中古玉,一點都沒錯。

古玉是把聰明有靈性的仙器,而方才的青衣男子,就是古玉這把劍的劍靈,當然也是名喚古玉。

﹁沒想到你還有一把靈劍。﹂琥魄說得輕鬆。

﹁我也沒想到,你的攻擊這麼快展開。﹂余子浩聳聳肩。

﹁牛刀小試,看看你的身手,怎麼怕了嗎?﹂

琥魄勾勾嘴角,真的是符合又俊又壞的形象,但余子浩不是姑娘,不會怦然心動,只是惋惜這只妖孽為何偏偏為惡。

﹁不怕,要是一開始就怕,我怎麼會跟你賭。﹂

兩人起身,邊走邊說,直達一處山壁便停止前進,余子浩望著山壁發呆,心想這虎妖肯定神通。

他要猜得沒錯,這山壁應是琥魄的住所,果不其然,琥魄利爪往山壁一劃,劃開一個空間,跟著琥魄便大剌剌走進去,余子浩而後尾隨。

走過奇異的空間,沒多久眼前突然風光明媚,琥魄和余子浩人已經身處一大宅院內,而宅外正是剛剛看見的好風光,桃李林立、微風徐吹,好一個世外桃源。

余子浩忍不住讚嘆這片美景,想想這虎妖畢竟也是自然的一部份,懂得維持天然的美意,並非是無可救藥的妖孽……

他立下決心,要點化虎妖,果然是對的選擇。余子浩為自己的決定,感到一陣欣慰。

﹁喂!﹂

見余子浩一臉呆樣,琥魄不耐煩的出聲,余子浩卻反應過度的瞬間彈開,還擺出守衛姿勢。

﹁你幹嘛?﹂琥魄納悶。

﹁嗯?你不是要展開第二回合的攻擊?﹂余子浩完全沒有放鬆,持續戒備。

﹁神經!誰要攻擊你?﹂琥魄無趣的說。

﹁你真奇怪?一下子二話不說的攻擊,現在又變一隻乖乖貓。﹂

余子浩心想琥魄果真是心思難測,還是要集中精神多注意些,免得被他敗得一踏塗地,連小命都不保。

﹁我高興!肚子餓了,我想吃東西,你有要吃嗎?﹂琥魄隨口問道。

余子浩嘴巴沒說話,反倒是肚皮不爭氣的先回答了……

咕嚕……咕嚕……跌股啊!余子浩耳根都紅了,只是抓抓後腦杓。沒辦法,半仙終究還是人,當然會肚子餓。

﹁哼!叫得真大聲。﹂琥魄嘲笑。

﹁這是肚子餓的自然現象……﹂余子浩碎唸。

琥魄沒接話,大搖大擺的坐上一大躺椅,伸手搖了搖茶几放置的搖鈴,不一會兒兩個小蘿蔔頭兒蹦蹦跳跳的跑進大廳堂。

﹁虎爺,您回來啦?﹂兩隻小蘿蔔頭兒興高采烈,衝了進門,完全沒發現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嗯!﹂琥魄看看他們,似乎很滿意的點點頭。

﹁小虎給您端茶。﹂其中一個小蘿蔔頭兒機伶,轉身,才注意多了一個人。

﹁嚇!人類!﹂

名叫小虎的孩童給余子浩嚇上一回,而另一名孩童同樣轉頭一看,臉上表情更是慌張、憤怒。

余子浩見兩名孩童不甚友善的臉,只是無奈一笑,心知這兩隻也是妖啊!不歡迎他這異類種族,正常不過。

兩隻小虎妖繃緊神經,迅速退回琥魄身旁,視線卻一刻也不敢離開余子浩,一副深怕余子浩會做出什麼傷害他們的事情。

﹁他是我的客人。﹂琥魄拍拍兩隻小虎妖安慰道。

既然踏入別人的地盤,自是努力避免節外生枝,余子浩一展親切的微笑。﹁在下余子浩,敢問兩位小兄弟大名。﹂

兩隻小虎妖嘟起嘴巴不理人,不過琥魄說起話來。﹁右邊的叫小虎,左邊這個叫大虎。﹂

﹁哦!你們好。﹂余子浩尷尬,一股勁的傻笑,人家不理他所以沒輒。

兩隻小老虎依舊不理人,琥魄便快快吩咐大虎、小虎事情。

﹁我肚子餓,你們兩個去打理一下飯菜,再端上來一起吃飯。﹂

﹁哦!﹂

兩隻小鬼異口同聲回答後,快速穿過於子浩身旁,瞬間,兩隻小鬼竟同一鼻孔出氣,碎罵一句﹁討厭鬼!﹂……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能讓人聽得清楚。

﹁我是討厭鬼?﹂余子浩指著自己的鼻子苦笑。

﹁對他們而言,你的確是。﹂琥魄伸伸懶腰,繼續舒服的躺著。

﹁怎麼不說你家教差?真看不出來你竟已經有了兩個孩兒……﹂

余子浩賊笑嘻嘻的打量琥魄,心想待會兒該不會出現隻虎妻子?是一家四口虎妖精住一起嗎?

﹁你哪隻耳朵聽到他們叫我爹啊?﹂琥魄不快,翻起身子繼續說道:﹁一山不能容二虎!這裡的主宰只有本大爺而已!﹂

﹁嗯……不過那兩隻明明也是虎呀……﹂余子浩手指了指外面。

﹁大虎和小虎是我幾年前從隔壁山頭撿回來的,現在他們是我的小小徒兒。﹂

像是想起什麼?琥魄一臉厭惡,余子浩不明所以?只覺得妖精和人一樣,有表情、也有感情,細膩複雜的程度恐怕與人無異。

﹁何苦一臉嫌惡?若不想收兩隻小虎妖為徒,要早點他們離開便是!﹂免得日後再多兩隻妖精危害人間……這些話,余子浩可沒說出口。

﹁吼──人類!你懂什麼?﹂狂吼一聲,琥魄像是被拂虎鬚般震怒。

他是個人啊……當然不懂妖精的心情,不過犯不著這般憤怒吧?余子浩捂住耳朵。

﹁虎爺,別氣了!他是人當然不懂。﹂大虎和小虎端著食物走進廳堂,眼神不屑的瞟著余子浩。

大虎切中余子浩的心聲,余子浩卻明白那絕對是酸他的意思。

﹁嗯。﹂

琥魄看著食物進門,手一揮,大廳兩旁茶几和桌椅急速往中間密集,沒多久廳中變出一張用餐大圓桌和排列整齊的座椅。

大虎、小虎將食物上桌,先上四盤佳餚,再出去拿四盤小點,最後由大虎擺好碗筷、小虎端茶上酒。

﹁虎爺,可以吃飯了。﹂大虎、小虎異口同聲。

﹁你們也一起吃吧。﹂

滿桌飯菜,只等琥魄說著一起用,余子浩便毫不客氣的坐下大快朵頤。

余子浩夾了一塊肉塞進嘴裡,肉質鮮美多汁、齒頰留香,於是又多頰幾塊放置碗裡。

﹁好吃、真好吃!這是什麼肉呀?﹂余子浩邊吃邊問。

﹁人肉!﹂小虎毫無表情的冷笑張開嘴巴說了。

嗯?什麼?人肉?﹁呸、呸、呸、呸、呸!﹂連五呸,余子浩心一驚,將嘴裡的肉全數吐出不夠,還含口茶水後再吐一次,徹底清洗嘴內的餘味。

清完嘴巴,余子浩怒火翻騰,他再怎麼雲淡風清,也沒法不生氣。

﹁琥魄!你不是答應我不傷人性命?居然毀約,誘騙我將……將肉吃下!﹂

琥魄笑了笑,回答道:﹁你可別亂栽贓,第一,我沒傷人命。﹂言下之意是大虎和小虎幹的,不干他的事。

﹁第二,我沒騙你吃,是你自己見到肉就吃下肚。﹂言下之意是說他余子浩貪吃,怨不得任何人,咳!是任何妖才對……

說完,琥魄抓起一塊肉正要食用,卻給余子浩擋住,琥魄換個方向再取,余子浩又再度阻擋,你來我往,兩人在食桌上又過數十招,直到小虎大喝了一聲余子浩才停手。

﹁真是討厭鬼!不想吃就別吃,不要妨礙我們吃飯。﹂小虎鼓起兩頰氣嘟嘟。

﹁小虎兄弟,我是為了你們好呀!食人血肉乃是造業,我擔心你們最後會自食惡果。﹂余子浩不跟小虎兒計較,只是聳聳肩曉以大義。

﹁你……你們人類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你們……﹂小虎咬牙切齒。

﹁小虎!別跟他說這麼多,是人會懂才奇怪,那些事情要聽到最後飯都會變難吃了。﹂大虎吱聲,阻了小虎的後話。

看兩隻小虎妖不再多話,開始安靜吃飯,余子浩心裡納悶,這氣氛不尋常。

﹁喂!你要不要繼續吃?﹂琥魄問那正一頭霧水的半仙。

﹁不要!﹂余子浩被問得有氣,覺得這傢伙找碴,他……他怎可能再吃……再吃人肉啊?

﹁吃不吃隨便你,不過告訴你,這桌上沒一盤是人肉。﹂琥魄抓起一隻肉腿,開心咬下。

﹁那……那這些是……﹂余子浩問。

﹁笨蛋!這盤是鹿肉、那盤是馬肉,還有羊肉和兔子肉。﹂小虎吐吐舌頭。

原來如此,那他剛剛吃的是馬肉,因為沒吃過所以嚐不出味道,才會詢問,如今得知不是人肉,余子浩放下心來。

﹁笨半仙,那你吃還是不吃?﹂琥魄想余子浩若不食,他可要全部吃個精光。

吃!當然吃啊!他不吃的話,哪有氣力對付這隻狡猾的虎妖?

二話不說,余子浩動手吃東西。

—待續—

===================================

原本虎爺是有開預購做販售,不過預購狀況非常不理想,
所以我這邊就沒有印製成冊。
然後,近期思考了一下,
畢竟已經花了時間寫了這篇故事,終究不甘寂寞,
決定將文字往部落格上放置,與大家分享~
雖然這部作品不如前一本作品(誤入叢林的小白度)的H度高,
但自己明白該作品《虎爺》也有其趣味和輕鬆的部分存在,
如果之前有人看了虎爺01,希望能稍微引起這些朋友的興趣,
接著看後續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