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在我身邊……
ERIK……為什麼⋯⋯你就是不能明白?

∞∞∞∞∞∞∞∞∞∞∞∞∞∞∞∞∞∞

躺在床上,CHARLES一動也不動地盯著天花板看,他的行為很明顯可以稱做發呆,他很少這麼做⋯⋯
其實CHARLES在想事情,或者說⋯⋯他在想一個人⋯⋯
CHARLES回想起在ERIK把他抱在懷裡,帶著哽咽的聲音,訴說着自己真摯的情意⋯⋯ 當時,他聽得是既心動同時也心碎,
心動的是,他知道ERIK誤傷自己,他心裡有多不捨和難過⋯⋯也清楚感受ERIK真情真性的心意。
心碎的是,他幾乎確定自己和ERIK永遠走不了同一條道路,不能在一起⋯⋯讓他難以忍受的朦朧了眼⋯⋯
是的,他們的目標一致、心意相通,可惜理念和方法不同,是無法並肩作戰。
所以他拒絕ERIK情意⋯⋯他灰綠色眼睛寫滿了不相信、失望與困惑,或許ERIK怎麼也不明白自己那當下的傷心。
只是,ERIK不明白他的眼淚,卻讓CHARLES覺得鬆了一口氣⋯⋯
ERIK真實又強烈的感情,堅強又難以撼動的意志,從不選擇不上不下的處境,偶爾真令CHARLES害怕。
如果那當下答應ERIK的要求,ERIK獨有的巨大強悍情感,總是單獨對著他排山倒海而來的話,他就怕自己受不起。
CHARLES了解ERIK,ERIK迅速冷靜,很快明白不該把情緒一直陷在兩難當中,立刻就做選擇,ERIK拋棄了他。
更正確的說法,是他逼著ERIK作出抉擇,是他強迫ERIK拋棄自己⋯⋯
雖然,CHARLES真的想要跟ERIK一起抵達共同的目標,他想要和ERIK能和人類和平共處,他想要和ERIK跟其他人一樣,一起好好的生活。
他想看看ERIK⋯⋯也想念RAVEN。
CHARLES用力翻過身子,利用上半身力量慢慢靠近放床邊的輪椅,花費一番工夫,CHARLES終於坐上輪椅後,他利用輪椅離開自己的房間,一路往感應室。
新的感應室,是CHARLES在醫院醒來拜託HANK儘速打造完成的。
他打開感應室的門,進去獨自戴上感應器⋯⋯
CHARLES抵擋不住渴望的心情,於是閉上眼睛,使用他拿手的能力。
利用心靈探索找到他們的位置,他不能控制ERIK卻能利用別人,駕輕就熟的他立刻找到一棟屋子,他找到正在喝酒AZAZEL,想當然爾,不用白不用。
控制住AZAZEL的身體,CHARLES讓AZAZEL開始移動找着ERIK和RAVEN,他走出原本待的房間,慢慢得到處尋找,所有的畫面映入眼簾,CHARLES可以清楚知道,他最愛的兩個人,並沒有自己所想象那樣餐風露宿,的確他也該想到,SEBASTIAN留下的,可不只是讓ERIK變得偏激的思想而已⋯⋯優渥的財富也讓ERIK接收了。
走著、走著,一間房門半開半掩,光線投在走廊上,裡面傳來談話的聲音,有些熟悉。
CHARLES利用AZAZEL的身體偷偷接近,從那微微門縫窺得自己想要的答案,是ERIK與RAVEN⋯⋯
他們在交談,看上去並不是太愉快。
ERIK感覺喝了不少酒⋯⋯
﹁ERIK,你看起來很疲憊。﹂RAVEN開口說話了。
﹁我是MAGNETO。走開,我現在沒什麼心情。﹂
CHARLES知道ERIK口氣不善卻沒有生氣,他知道他總是這樣冷硬的偽裝自己,可是不知怎麼回事?ERIK看了看RAVEN後,表情明顯的不快。
﹁是這樣嗎?我以為⋯⋯﹂RAVEN開口說話。
﹁走開。﹂
CHARLES沒想過ERIK會這麼強硬的拒絕RAVEN,畢竟,除了自己,ERIK最在乎的,大概就是RAVEN。
是的⋯⋯ERIK在乎他⋯⋯CHARLES一直都很明白⋯⋯
RAVEN沒有被ERIK的冷言冷語擊退,反而有開口說話了⋯⋯CHARLES聽見在熟悉不過的聲音,那是自己講話的態度和語氣。
﹁我以為你需要聊一聊。我的朋友。﹂
說話的同時,RAVEN異變成CHARLES的模樣,也就是變成自己⋯⋯
然後,他看見ERIK驚訝卻又柔軟的神情,他突然明白,自己有多想見ERIK;ERIK同樣的就有多想見自己。
﹁CHARLES?﹂充滿疑惑的ERIK語氣有些顫抖。
﹁如果你不需要,我走了。﹂RAVEN用着自己的臉,說出那樣冷靜卻對ERIK殘忍的話。
只是,當下的場面,對RAVEN也是殘忍,ERIK眼中沒有她。畫面有多殘忍,他們兩個人有多痛,CHARLES心裡的疼便是雙倍份量。
ERIK看著CHARLES異變回RAVEN⋯⋯
﹁別走!CHARLES!多留一會兒!﹂
ERIK忍不住大喊,緊緊抓住RAVEN的手不放。
ERIK的請求,RAVEN沒有拒絕,僅是頓了頓,再度又變回CHARLES。
所有的一切,是讓殘忍再加上讓殘,疼痛再加上疼痛而已,CHARLES倒吸一口氣後,立即抽回心靈控制,因為他沒有辦法再繼續看著ERIK和RAVEN墜入深淵般的痛苦⋯⋯
在感應室裡,CHARLES湛藍色的雙眼再度蒙上一水霧,他其實一開始就注意到了⋯⋯
一盤棋⋯⋯動都沒動⋯⋯
他在等著自己跟他一起下棋⋯⋯他等著自己⋯⋯
ERIK⋯⋯

—END—
終於還是完成了。
在我有點心煩意亂的時候,完成缺口的Charles篇。
近來過得有點不順暢,又開始迷惘,
做人真的很難,尤其是最近常常會想要消失掉算了!
偏偏一個人要消失掉實在是件有點困難的事,
我所謂的“消失掉”可不是死亡這樣簡單,
我是指所有的一點一滴與任何痕跡都被抹掉,就像從來沒發生過的消失。
我指的狀態已經是像沒“出生過”的意思,
想想這類型的消失簡直就是不可能,對吧?
況且,我都被生出來,還讓父母養到這麼大,
說“希望沒被生出來過”真是超級失禮!
總之缺口的Charles篇就是寫完了,希望接下來能好好的有其他東西生出來。

也謝謝持續觀看的朋友。

, , , , ,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