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終於有一天寫了真人CP了@@我一直以為自己頂多只會沉溺在2.5次元而已⋯⋯
最後,2.5次元還是滿足不了我⋯⋯只好轉換跑道至3次元~
在即使看完美國隊長III後,盾冬也無法消彌我對《上癮》網路劇兩名演員的怨念⋯⋯
因為兩人的現實狀況,比小說和網路劇所帶來的力道更加深沉,正應驗“真實人生往往比戲劇更加曲折離奇”這句話。
我不再贅述兩位演員從《上癮》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有興趣的人請自行google。
接下來,就是兩個人的同人文,對真人CP無法接受者,請別閱讀囉~
因為事實際人物存在,因此我會盡量避免情色、H的狀況出現,畢竟真人要是真沒發生,
我這樣過火的YY他們,也挺傷人的!更傷這兩位朋友之間的感情,我也不想意外變成他們的黑粉@@
好了!講了一大堆的防雷文,想看的人,請繼續看下去吧!

一天,瑜先生遇見了一位神仙。
神仙對著瑜先生說︰﹁哎呀!這是緣份,你是第一位遇見我的人,所以我可以變出一個你理想的伴侶給你。﹂
瑜先生一聽,心想太棒了!這樣他可以不用多花時間找人,省下的時間能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過,瑜先生想要做的事情太多,現在找伴侶並不迫切,他便直接問道。﹁能換成別的願望嗎?﹂
﹁不成,沒法換。我最厲害的能力是找人,我僅提供這個服務選項。﹂神仙不拐彎抹角。
個性實在的瑜先生知道沒得選,便問︰﹁那我理想中的伴侶,是指我可以開條件,然後祢就立刻能找給我嗎?﹂
神仙得意地點了點頭。﹁沒錯。﹂
瑜先生又問:﹁那對方會立刻愛上我嗎?﹂
神仙訕訕的回答︰﹁唉~我只負責找人,不負責撮合,我又不是愛神。﹂
瑜先生心裡又暗暗叫好,雖然他不討厭被人喜歡的感覺,但,他還是喜歡自己追到手,比較有挑戰性。
神仙問︰﹁那你想好心中理想伴侶的樣子了嗎?﹂
﹁嗯!﹂瑜先生很開心的點頭。
﹁說吧!﹂神仙態度大方。
﹁我喜歡外在美、內在美、綜合美,外表輪廓深、身材好、性感、個性獨立成熟、打扮不要有太多顏色、孝順、個性積極向上、有正面能量、個性和我合得來、我打拼的時候要讓我無後顧之憂的、腿好看、長頭髮,下嘴唇厚一點!﹂瑜先生老實又不吝嗇的一口氣說完要求。
﹁哇賽!你要求挺高的⋯⋯﹂神仙倒吸一口氣,冒了幾滴冷汗,心想這孩子還真不客氣,簡直是誠實過頭啦!
﹁會嗎?我要求應該還好吧?不高。﹂瑜先生露出虎牙笑得燦爛。
虎牙加笑容是瑜先生的殺手鐧之一,神仙有些難以招架,很想立刻答應瑜先生。
可是,神仙很猶豫⋯⋯如果全答應了,萬一再出現下一個人要求得比瑜先生過分的話,祂豈不是沒立場拒絕,還是要折騰一下瑜先生才行。
﹁這樣⋯⋯你隨便拿掉一個條件,我立刻給你弄來。﹂
想來想去,神仙僅能提出弱弱的折騰方法⋯⋯因為看著瑜先生一臉期待的模樣,祂不忍大幅度拂逆他的盼望。
一聽到神仙的條件,瑜先生難以抉擇的苦惱一會兒,終於像曙光乍現的想通了些什麼。
﹁好,那我把長頭髮這一項去掉。﹂
瑜先生聰明的思考著,反正頭髮可以留長,所以先放棄長頭髮無所謂。
﹁好吧!那來囉!﹂神仙特逗的預告。
﹁嗯!請!﹂瑜先生當然迫不及待地想看見理想伴侶。
﹁天靈靈、地靈靈~變!﹂
神仙唸完咒語,忽然冒出一陣白煙,慢慢白煙散去,那團白霧中逐漸清晰一道人影。
瑜先生屏息睜眼注視緩緩散去煙霧中的人影,煙霧始終消散開,那清楚的人竟然是洲先生。
洲先生一臉茫然地看著瑜先生,反射性的打了聲招呼:﹁Hi!我怎麼會在這?﹂洲先生環查了一下四周,立刻就問,他剛剛明明是想去拿吉他,怎麼一轉眼自己就到了瑜先生跟前?
﹁Hi!﹂瑜先生自然禮貌回應洲先生,接著轉頭看著神仙,深吸一口氣有些無奈地說:﹁洲洲?男的?﹂
﹁幹嘛?你又沒跟我限定性別⋯⋯男的怎麼了?你自己不也是個雄性?﹂
神仙一臉覺得瑜先生莫名其妙,眼前物件明明就都符合他的要求,他在不滿什麼?
﹁⋯⋯﹂瑜先生揉揉額角簡直無言。
之前被別人問起喜歡對象的條件,自己總習慣詢問是女的嗎?就常被吐嘈多此一舉、被笑不是女的難道是男的?
尼馬的⋯⋯好不容易改掉那個多餘的反應,沒想到現在卻⋯⋯靠、靠、靠、靠路邊走路才安全呀~真不能大意的!
洲先生搞不懂狀況,有些呆,看著一個陌生人和瑜先生開始的來回交流。
﹁你懂伴侶的意思嗎?﹂瑜先生問着神仙。
﹁孩子,我是神仙,就算身高沒比你高,歲數也高你好多。你自己說說,他哪裡不符合你開出來的條件?﹂
其實我能變得很高大的呢!神仙在心裡誹腹。
﹁我這⋯⋯﹂瑜先生簡直是有口難言。
瑜先生瞅向洲先生,以正常人的眼光來看洲先生,他的確是有外在美,有才華算內在美,內外兼具的確屬於綜合美⋯⋯
唉~貌似符合耶⋯⋯就差是個男的而已⋯⋯
﹁嘿!對吧?符合沒錯吧!你看看他的眼睛和鼻子,這輪廓不深嗎?脫掉衣服也有腹肌、胸肌什麼的?身材不好嗎?他臉蛋加上身材不性感嗎?個性雖然有點逗比,實際上你清楚他也算個性獨立成熟,平時打扮的確沒有太多顏色,他愛家能不孝順?你和他相處的時候,他應該是個有正面能量和積極的孩子,個性跟你合不來嗎?你們兩個全力各自打拼事業,哪有多餘的時間扯對方後腿?他腿也好看,除腿毛多而已⋯⋯長頭髮這條件,你自個兒去掉了,所以短頭髮正常。最後,嘴唇那一點,你捫心自問吧!﹂
神仙嘴巴倒是厲害,說得振振有詞,堵得瑜先生無力反駁,還不肯放過的碎唸︰﹁嘴不都親過了⋯⋯﹂
瑜先生聽得臉色是一陣白、一陣紅⋯⋯
洲先生似乎明白一些端倪,但感覺有些尷尬,只好繼續裝傻聽不懂,乖乖的不吱聲就好。
瑜先生有種大意失荊州的憤恨感!突然覺得經驗這種東西真沒法套在每一個地方和每一件事上,有時候最直接真誠的反應搞不好才是最好的選擇⋯⋯
﹁好啦!我已經完成你的願望,那Bye囉~﹂
說完話,神仙像個不負責任的當家,一個閃光就溜了,僅留下瑜先生獨自去向洲先生解釋來龍去脈。
﹁⋯⋯﹂瑜先生無言。
﹁⋯⋯﹂洲先生同樣無言。
兩人沈默一陣子,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瑜先生還是硬著頭皮說話。
﹁我請你吃飯。﹂
瑜先生雖然想很男子氣概的對洲先生誠實,不過,自個兒再怎麼實在、厚臉皮,話也是要分輕重⋯⋯
一說出口,還真不知道怎麼收拾?
他想洲先生應該還摸不著太清楚的脈絡,所以乾脆把事情給支開,省得兩人彆扭。
﹁哦!好啊!謝謝。﹂洲先生通情達理的順著瓜藤摸下去。
﹁你想吃什麼?﹂
﹁都可以。﹂
﹁我記得有間不錯的餐廳⋯⋯﹂
兩個人邊走邊聊,順利的斷開剛剛那點荒唐事。

◆END◆

, , , ,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