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撒子帶著一束包裝不太好的玫瑰花朝著他走過去。
他有點納悶這個撒子怎麼拿了玫瑰?該不會是粉絲送的吧?
撒子越靠越近,突然停在距離他30公分左右的地方,開始上下打量他。
他摸了摸下嘴唇,同樣也跟著打量這個盯著他看的撒子⋯⋯
互盯啊⋯⋯又不是沒做過,這撒子每次都輸,難道這撒子忘了?
果不其然,這撒子還是先移開了視線。他得意地笑了,互盯他是不會輸的。

他正得意贏取勝利時,那束鬆散的玫瑰花很快地擠到他面前,他被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幹嘛?突然把花塞過來?」
「給你的。」撒子的語氣沒啥起伏,但手上的花就是不肯收回,執著的舉在他面前。
「幹嘛給我?」他不明白,這玫瑰有何特別?為什麼一定要給他?
「反正你就收下。」撒子硬氣的說。
「哦!」收就收唄!反正他也不會少一塊肉。
他接過這幾朵鬆散的玫瑰,才發現幾枝鮮艷的玫瑰根本沒包裝,連個蝴蝶結都沒有⋯⋯
注視他研究玫瑰的模樣,撒子露出微笑、虎牙咬住下嘴唇,深吸一口氣後,顯得異常高興。
「那這束玫瑰給我,是要做什麼?」他的大眼向上看著撒子撒得可以的表情。
「求婚。」撒子毫不猶豫。
「啊?」他口瞪目呆,不到三秒,他反應過來。「跟誰求婚?」
「我跟誰求婚?」撒子看著他。
「你跟我求婚啊?」他露出歡快的笑容,小小的虎牙也露出來,笑容感覺特別甜。
「你跟我求婚?」撒子用同樣的話回覆他,畢竟看見他甜笑,便忍不住想逗一逗。
「還你!我不要!」他使出殺手鐧。
敢這樣鬧他?大不了把花還給他!明明是撒子要跟他求婚,居然栽到他頭上。
「別還我,我跟你求婚。」果不其然,撒子乖乖承認了。
他又甜笑了,只是,拿了幾枝連包裝都沒有的玫瑰,就要他答應?未免也太便宜了吧?
「別人求婚的玫瑰都包裝得很漂亮的!而且是一大把的那種,你這算什麼?」出難題,是必須的!
「別人用錢,我用誠意。我摘的!」撒子低沉的說話聲音,聽起來特別溫柔。
用誠意⋯⋯有點感動⋯⋯但是⋯⋯「你該不會隨便進別人家花園摘吧?連錢都捨不得花⋯⋯」不能便宜這撒子,就是刁難!
「這不是重點,答應嗎?」撒子切入重點。
「用花?你不是要發着光求婚?」他繼續刁難。
「大太陽底下的,不就發着光!」撒子指了指太陽。
他一轉頭,看著西沉的太陽,有點無言。「⋯⋯老兄!都夕陽西沉了。」
「你不覺得我今天帥得發光嗎?」撒子又忍不住盯著他,撒子其實覺得他今天也帥得發光。
「噁!」他一如往常的嫌棄。
「答不答應?一句話。唉⋯⋯不要說話,答應你比六,不答應比二。」
撒子說完這句話,眼神便直勾勾地對上他的視線,兩個人互看許久,這次撒子沒有像之前總是先移開目光。
他眼睛也不甘示弱地瞪得更大,仿佛要在撒子身上透穿兩個窟窿,好像便能看見撒子的心有多真。
兩個人僅只互相對望,都不說話。
良久,他抬起右手給了一個手勢。
撒子得到答案,明顯的咬肌出現在撒子臉上,熟悉的激動小表情乍現,大手一過去,撫摸他脖子與耳朵,溫柔的讓他靠近自己。
「不能反悔。」撒子溫柔聲音幾乎貼着他左耳。
「君子一言⋯⋯唔⋯⋯」
話語未完,餘下聲音全數吞入另一個嘴唇裡。
夕陽無限好,火紅的溫暖陽光剪下雙人鼻息貼近的影子。

-END-

yz001.jpg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