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教室幾名學生正圍住一名瘦弱的同學,他們對他充滿著不友善。

那些滿是嘲笑的學生們,正用腳毫不留情又力道十足的踢或踹,讓伏在地板上的朱謹覺得好痛、好難受。

面對這種勢強凌弱的欺負,朱謹向來只有忍耐和承受,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那裡做錯?

昇上高中之後,他原本沉默文靜性格竟成了同學的眼中釘,成為班上中心人物──李尚暘的肉中刺。

從一開始故意排擠他到現在照三餐的捉弄和挨揍,幾乎讓他想要了卻自己的生命……

原本以為升級分班,自己應該可以脫離這樣的人間地獄,卻沒想到欺負一樣持續進行著。

怎麼會這樣?他不明白為什麼每一次分班,他和李尚暘總是同班,所以欺負不斷,他還是要遭受這類可惡的對待。

現在是今天放學的例行欺負而已,朱謹屈起身體希望能減輕疼痛和快點結束這種酷刑。

一名踢了他好幾腳的同學,似乎踢煩了朱緊的身體,所以蹲下一把抓住朱謹的衣領,狠拉他起身,其他通學竟很有默契的停下腳,充滿看好戲的心態等著該名同學的舉動。

﹁嘿!老子今天心情好,打算用拳頭伺候你。﹂惡意佈滿這位把欺負人不當一回事的學生輕快說著。

全身疼得要命的朱謹,當然是無話可說,他是衷心期待對方這一拳能終結今天的例行欺負。

那人拉開手臂準備如射弓般滿弦而出,偏偏這一擊沒有如期吻上朱謹的臉頰。

對方硬梆梆的拳頭被李尚暘一把抓住。﹁別打他的臉。﹂

﹁阿暘?﹂被阻止的人不明白李尚暘的用意?

﹁不要讓他在明顯的地方掛彩,要知道學校或他的家人追究起來,我們都會很麻煩。﹂李尚暘不帶任何同情口吻。

﹁哦,嘿嘿,我明白了。﹂

說完,又一陣亂腳踹上朱謹的身體,直到李尚暘高呼一聲停,全部人才停止欺凌舉止。

﹁太無聊了,我們走。﹂李尚暘冷漠望了朱謹一眼。﹁警告你,不要隨便亂說話,要不然有更多罪讓你受。﹂

李尚暘就是這樣子只動嘴巴不動手,其他人全是依照李尚暘教唆來對付朱謹,他說打大家就打、他說停大家便跟著停。

結束例行公事,李尚暘和他的狐朋狗黨三三兩兩邊說邊笑走出教室。

垃圾一樣的朱謹被丟在教室,他攤趴在地由於疼痛很久、很久都動不了。

不知隔多久,朱謹動了動手指、手臂,努力側過身子,用盡力氣、忍住腹部不停被牽動的痛楚,緩慢站了起來。

他無言走到自己位置上收拾書包,看看教室牆壁上的時鐘已經是五點四十分,他心裡慶幸今天的欺負並沒有太久。

朱謹忍受身體疼痛慢步離開學校,一路上希望自己疼痛能夠快點消失,他不想自己痛楚扭曲的表情被家人看見,進而擔心不已。

長期以來老被當成出氣筒的挨打,朱謹不抱任何改善現況的希望,唯一能祈求則是趕快畢業。

一畢業,即所有人各自分飛,縱然李尚暘那夥人再怎麼無聊,也該為將來打算一下,畢竟欺負他朱謹並非是能夠讓人有所成就的努力。

如此絕對能徹底脫離這個讓他不甚愉快的地方、逃離這些人……

一想到這檔事,朱謹感覺一些安慰,似乎連帶腹肉疼痛也稍微減輕一些。

伴隨微微的心安,一陣晚風徐徐而來,撫慰平靜他方才的痛楚和難過,同時帶有撲鼻香甜。

﹁小謹──﹂

柔軟的男音從前方傳來,朱謹不經意的加快腳步,來到一間名叫﹁萬花庭﹂超大花店。

﹁萬老闆,你好。﹂朱謹漾開笑容,心情不如之前悲慘。

朱謹喜歡這間萬花庭,也喜歡萬欣丹──萬老闆。

萬花庭是一間獨棟式三層透天厝型的花店,除了一樓店面有各式各樣的花外,連一般拿來當停車場的庭院,因種滿許多花花草草,遙身一變成座小型花園,算得上是在這個繁華、緊張都市中,相當特殊又讓人放鬆的花店。

使人感覺舒服開心,不單是萬花庭本身,萬花庭的老闆──萬欣丹更是個讓人愉快的超級好人。

他總是面帶微笑,說話語氣和態度一向誠懇又禮貌,個性溫柔非常,加上臉蛋的精緻只能用貌美如花來形容,是這社區遠近馳名的婦女新偶像。

不僅婦女喜愛,老人和小孩也是喜愛他的後援會一員,當然常常接受他溫柔對待的朱謹,喜歡他的程度自然不在話下。

﹁今天又比較晚回家,你看起來像有些不舒服?﹂萬欣丹柔柔說道。

﹁沒有……我沒不舒服……﹂朱謹有些畏縮,深怕自己被欺負的事讓人發現,所以很努力的擠出笑容。

﹁是嗎?總之你別太勉強自己,有問題要跟大家說,你知道朱爺爺和朱奶奶很辛苦才把養大的。﹂萬老闆柔笑,語氣雲淡風輕不會讓人有太多壓力。

﹁嗯……謝謝……﹂朱謹低下頭心裡覺得一陣溫暖。

朱謹沒有父母,從他記憶以來家裡面就只有爺爺、奶奶……

記得很小的時候,他曾經問過爺爺和奶奶,爲什麼大家爸爸、媽媽?但是他卻沒有?

當時,爺爺和奶奶只是微笑,說爸爸和媽媽跟天使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小朋友,沒辦法要照顧他,所以自己要乖乖當個好小孩,這樣爸爸媽媽才會開心。

長大後他終於明白,爸爸、媽媽去的地方是天國,自己再怎麼乖巧,爸爸、媽媽也都無法回來看看他、抱抱他,然後說他好乖、好乖……

他是爺爺、奶奶一手帶大,或許從小太渴望父母能夠回來看自己,所以他遵照爺爺和奶奶的話,要做個乖巧的孩子,因此個性上變得好軟弱,這算是造成他今日老被欺負的原因之一。

偶爾會為自己軟弱的個性感到痛恨,甚至埋怨爺爺、奶奶的教育方式才害他如此沒用,但大抵時間,他還是感謝並深愛他們,也慶幸自己能夠擁有體諒別人的心情。

﹁小謹,不要一直低頭,這樣很沒精神。﹂萬老闆不高興的提醒,他不喜歡朱謹每次從學校回來都是這副可憐模樣。

萬老闆從他爺爺、奶奶口中得知,朱謹很少說學校的事情,常跟他聊天的自己也幾乎沒聽過他在學校有什麼事情,更別說看過他的朋友……

以他年紀來說,這種狀況並不正常,恐怕他在學校是被欺負了,萬老闆多少猜得到,他不忍心拆穿小謹拚命隱瞞的秘密。

他幫不了他……只能用一些無關緊要的言語為他加油打氣。

﹁嗯……﹂朱謹點點頭,卻沒有更精神的模樣。

萬老闆原本還想在多多爲朱謹打氣,卻被突如其來的男音打斷。

﹁萬老闆!我訂的這些種子我要拿走囉。﹂

對方是一個高壯且五官端正充滿紳士感覺的學生,他一身西裝式制服穿在他身上十分稱頭。

朱謹隨萬老闆視線望去,朱謹發現對方是跟自己有同樣的制服,慢慢朱謹任出來他是二年級的學弟,算是學校風雲人物的園藝社的現任社長──黃國峰。

形色匆匆瞥過黃國峰一眼,朱謹再度低下頭不發一語。

﹁好啊,你就直接拿走。﹂萬老闆微笑以對。

﹁哦,對了,還有這些是新訂單。﹂黃國峰一路向他們走來,正從書包取出一張訂單紙。

接過訂單,萬老闆露出溫柔笑容。﹁這些種子沒問題,看來你真對園藝很有心得,畢業後要不要到我店裡工作?﹂

﹁萬老闆你別開玩笑了。﹂黃國峰一臉爽朗。

﹁我不是開玩笑。﹂

一陣客套,黃國峰才注意到躲在萬老闆身後的朱謹,制服上三條槓註記,讓黃國峰靈敏又禮貌的喊了一聲學長。

﹁你好……﹂朱謹微微低頭禮貌性回應,顯然不想跟黃國峰繼續任何話題。

見狀,黃國峰些許苦笑爬上臉龐,他很少遇到不想跟他多聊的人,不過這是別人的自由,他無法去規定任何人要喜歡或討厭自己。

知道朱謹不想跟他多聊,又發現朱謹一直跟在萬老闆身旁,不再自討沒趣,很快交代一些事情便離開。

看了黃國峰離去背影,朱謹臉上有些失落。

﹁那孩子非常有禮貌感覺家教很好,我滿喜歡那孩子,小謹你不喜歡他嗎?﹂萬老闆清楚朱謹的舉動,似乎朱謹不想跟對方有太多交集。

﹁不是……他很好,學校裡大家都喜歡他。﹂朱謹雖然畏縮卻很肯定。

﹁你們不是不同年級?你也知道他?﹂

﹁嗯……他很有名,一年級時候他是棒球校隊,代表學校參加比賽還有得名,個人也拿下MVP的獎項,但快升上二年級的時候,他主動退出棒球校隊,退社理由竟是說他個人比較喜歡種花……

當時還在學校引起喧然大波,學校園藝社也是他創立的,園藝社很多社員都是因為喜歡崇拜他而入社。﹂

朱謹淺笑闡述,心裡一直為這位風雲學弟的行徑感到佩服。

﹁你喜歡他……既然這樣怎麼不多說話?﹂萬老闆有點不解。

﹁我……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很緊張……﹂朱謹就是這個樣子,個性太軟弱也太害羞,不管遇到喜歡或討厭都無法說出口。

才想多唸朱謹兩句話,花店裡又跑出一個長相可愛,動作相當粗魯的男孩。

﹁喂!老闆,你要在外面聊天聊多久?快回來幫忙!﹂

生氣的娃娃臉男孩,是花店唯一的員工,叫做徐福隆,他不喜歡別人連名帶姓的叫他,所以大家都只喊他福隆。

在男性裡他個子算嬌小,長相也是標準可愛系,別看他一副未成年的樣子,其實已經二十歳。

﹁唉呀,抱歉!我馬上進去。﹂

萬老闆道完歉,又回過看看朱謹。﹁小謹,你一起進來,你爺爺訂了兩盆扶桑花盆栽,需要你幫忙拿回去。﹂

﹁嗯……﹂

朱謹走進花店等待萬老闆將盆栽拿出來。

花店佈置得古色古香,常使第一次到花店光顧的客戶嚇一跳,但也因如此每個客戶都留下深刻印象,總會再度光顧。

朱謹喜歡店內古色古香的模樣,尤其看見福隆坐在木雕椅上包裝一束、一束花朵,那種落差實在有趣至極。

花店佈置令人印象深刻外,還常瀰漫各種花香,混合花香雖然不同,卻不會讓人感到不適,只是今天朱謹總覺得有一股花香特別突出。

那花香令朱謹感覺特別喜愛,他不說上來那種特別味道,有種清新中卻帶有艷麗的味道,會讓人心悸的奇妙味道。

萬老闆小心拿著兩盆長滿花苞的盆栽。﹁這兩盆都快開花了,只要好好照顧,一定能開出充滿生命力和嬌豔的大紅色扶桑花。﹂

萬老闆瞇起眼睛愉快的說著,朱謹能夠從他的語氣了解,老闆真是一個很愛花的人。

﹁謝謝,我會轉告爺爺。對了……萬老闆,今天有股花香特別濃郁,我還滿喜歡那個味道,是什麼花的花香?﹂朱謹忍不住問。

一聽朱謹的問題,萬老闆表情有些訝異,他瞇起雙眼的微笑接著回覆。﹁你再等一下。﹂

萬老闆又進入一道門後,很快再走出來,手裡已經抓了一把乾燥花瓣,他攤開手將花瓣湊近朱謹的鼻子。

﹁你聞到的是這個味道嗎?﹂萬老闆似乎很愉快。

﹁嗯……沒錯就是這個味道,好喜歡……﹂一聞到味道便輕輕心悸的朱謹露出燦爛笑容,他無法抗拒花香帶來的喜悅。

﹁是嗎?呵……福隆,幫我進去把那罐新做的花茶拿出來。﹂

等了一下,福隆拿出一罐塞滿花瓣和茶葉的玻璃罐交給老闆。

﹁這一罐送給你,這是一罐會帶來幸福的花茶哦!﹂萬老闆開心的把花茶交給朱謹。

﹁這個……我不好意思拿……而且我也沒喝花茶的習慣……﹂朱謹直搖頭想把花茶推回去。

﹁不行,你一定要收下,因為只有你欣賞他的香味,我做了好多正煩惱要怎麼送出去……你當作幫我一個忙,一定要收下也要喝喝看。﹂萬老闆熱情的把花茶罐再度塞回朱謹手裡。

﹁只有我喜歡他的香味?﹂

﹁不,還有我也喜歡,你知道的,花香令人喜愛,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接受,例如薰衣草幾乎是人見人愛的味道,但我有認識朋友並不喜歡,甚至非常厭惡。﹂

﹁嗯……﹂朱謹沒有太多反應,倒一味陷入思緒。

爲什麼?明明是討人喜歡的味道,為什麼只有他喜歡?朱謹不明白。

一想到這個讓人歡喜的花香只有他欣賞,覺得有點悲哀,如同自己一樣,喜歡自己的也僅限家人而已。

思及至此,他便無法拒絕萬老闆的好意,乖乖將花茶收進書包裡。

﹁看來你是接受了,記得一定要喝,心情不好的時候喝更好,一定會讓你感到快樂。﹂

朱謹不曉得萬老闆一直推銷這花茶?可看他開心歡喜樣子,心情也逐漸好轉起來,道過謝,朱謹帶著兩盆盆栽和花茶離開。

朱謹離開後,福隆才開口問道。﹁朱謹聞得到那花瓣的香味?好厲害……我把花瓣整個貼近鼻子也聞不到香味。﹂

萬老闆轉過身對福隆表情有些莞爾﹁扶桑花啊……你平常會聞到扶桑花的香味嗎?﹂

﹁扶桑花?扶桑花有香味?我沒印象……﹂福隆搖搖頭。

﹁是啊……除了我之外,會聞到香味就是有緣份的人。﹂

﹁朱謹是……嗯……你是不是早知道?怪不得那麼喜歡他……﹂福隆臉上明顯不高興的抱怨。

萬欣丹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展露一抹艷色的微笑。

─待續─

再貼上新的創作文,至於『單身公寓』後面劇情現在面臨大翻修,
我又開始陷入改了再改的狀況@@b
唉,突然很佩服那些文思泉湧的作者們,總能洋洋灑灑寫上一大堆文字,
如果我能像他們那樣子就好了,可惜我不是……
我是那種文字能盡量簡短就盡量簡短的那種人,
記得之前我有個朋友就說我的文章很硬,
但也不是不通順或不好的意思,就是感覺很奇妙……
說我少了一點潤滑婉轉的感覺,我曾經問她說要怎麼更改?
她只是說或許語助詞多些,應該可以更圓滑一點,
所以我嘗試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文章語助詞應該是比較多一點的樣子,
若是還感覺很硬,我也沒辦法,可能那就是我文章的風格吧?@@b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