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鐘打,大家各自離開位置準備吃飯,一個上午過去朱謹都無心上課。

逼真夢境害他今早上課差點遲到,只是就算急急忙忙的出門,朱謹該帶、想帶的東西還一件都不會遺漏。

他摸一摸口袋裡放入花茶的香包心裡莫名的安心起來,那些小小花瓣真是不可思議,一點點香氣也能產生莫大安慰。

聞到那股味道,朱謹甚至會覺得今天能夠安然渡過,不會再受淒凌。

只是這奇妙的花瓣香味,真如晚老闆所說,除了自己外大家幾乎都沒感覺。

怎麼會這樣?明明是濃郁又令人心悸的香味……

算了……反正這樣也好,他也不喜歡太引人注目,換個角度想,只屬於自己的香味感覺其實沒有這麼壞。

磨磨蹭蹭思索好一會兒,朱謹才拿起便當,打算要到靠近園藝社溫室的外圍吃飯,那裡種滿許多花草,多看兩眼會讓人心情愉快。

起身,卻被人擋住去路,會擋住朱謹去路的,除李尚暘一干無聊的人等,也實在沒有其他人了。

﹁喂!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事情啦!﹂說話的人是阿三,平時跟李尚暘很不錯的小嘍嘍。

﹁沒錯,你別給老子裝傻。﹂喜歡老子前、老子後的叫小維,也是昨天想用拳頭打朱緊的那名學生。

朱僅微張嘴唇,有些發愣的把眼光落在李尚暘身上,不知怎麼想起夢中那位叫做蘇復的將軍。

感受朱謹奇妙熱切的眼光,李尚暘心情微微不悅輕蹙眉心,馬上給朱謹一遭白眼。

﹁喂!發什麼呆!﹂阿三粗魯推了朱謹一把。

白眼和叫囂迅速抽回朱謹恍惚,他眼神回定在阿三臉上,怯懦低下頭慌聲問對方。﹁什麼……?﹂

﹁你欠揍是不是?每天5000元的保護費呢?﹂阿三不耐煩。

每天5000元!?朱謹非常驚訝,他哪裡有這些錢?況且就算有也不會給,因為他所有花用全是爺爺和奶奶的積蓄與父母的保險金。

﹁我……我沒有錢……﹂他畏縮,他知道一說出口,放學恐怕一陣毒打是跑不掉。

﹁你是給老子活得不耐煩!﹂脾氣較為暴躁的小維一個箭步抓住朱謹衣領。

班上同學見狀紛紛躲避,深怕波及到自己,一面也存有看好戲的心理,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朱謹在班上向來是被忽視的人物。

﹁住手!﹂

在小維拳頭未落下前,李尚暘竟然開口阻止了小維,拴緊拳頭的小維不高興也飽是疑問。﹁尚暘?﹂

﹁我說過很多次了,現在還沒放學,別搞這麼多事情,到時候麻煩是我們,走吧!﹂李尚暘冷冷說道。

聽了李尚暘的話小維鬆開拳頭,惡狠狠撂下話。﹁放學之後你就知道,給老子好好等著。﹂

一群人浩浩蕩蕩離開教室,朱謹總算鬆一口氣,心想今天放學會有得受……

班上同學知道無好戲可看魚貫的走回教室,一下子教室再度充滿同學們的喧鬧聲,彷彿剛剛沒發生過什麼事情,冷漠和欲蓋彌彰的狀況已經漸漸傷不了朱謹,他淡笑很了解麻木的感覺。

─待續─

很短的更新,近來心情恢復大半,已經開始在寫文了。
創作文的進度慢了點,同人文的部分卻更慢!
已經什麼都在慢的狀態,心裡還一直想做別的事情,
很想每天早上騎著腳踏車去寫生~~
不過真要實行,一定困難重重……
第一、我早起不了@@b
第二、除非我不上班。
於是這個想法又在一陣嘆息後死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