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Nygma●
一個很有趣的人常常跑到警局來,他通常是來找James Gordon警探,但今天他撲空了,Gondon警探不在。

他一進門,很難不讓人注意,嗯⋯⋯至少自己還滿注意他的⋯⋯

他矮小、走路姿勢特別,像隻可愛的企鵝在走路,忍不住讓人多看兩眼,更重要的是他很聰明,至少在黑幫中的最底層短時間一路走到重要位置,證明是有點腦袋和能耐的。

對於聰明的人,自己總是很難忍住去問問謎語,讓對方猜猜答案,更何況一般聰明的人,都應該喜歡謎語,對吧?

忍了好久,今天終於忍不住的想要讓他猜猜謎語。

所以,當他進了警局,自己目光似乎就無法偏移老盯着這個像隻企鵝的男人——Oswald Cobblepot。

他一路走到Gordon警探座位,看著空座位有點惱,再用手上黑色紙卡拍打自己的手,左顧右盼後,似乎察覺了視線⋯⋯是的,應該是我的目光,有那麼一瞬間,我確定我們對到眼了,當我在另一邊的樓梯時。

很快,我移開了視線思考,我要不要進一步的接觸?

不用太久,我下定決心去給他一個漂亮的謎語,正巧他轉身從另外一頭正要離開,那我也只得從我這邊往前走,企圖在門口前截住對方,一邊追、一邊看著他,確保他不會離開太快,讓一個聰明人錯失挑戰我謎語的機會。

慢慢我們兩個人漸漸平行卻又微妙的保持著一前一後,再隔著一堆辦公桌,我們兩人的眼神,不停越過其他忙碌的警探和工作者在空氣中交會,他注意到我在跟著他,我猜,他在我跟他第一次對到眼的零點幾秒裡,就知道我想跟他說話。

因為,他走到了前台便停住,沒有跟前台值班員警交代事情,他在等我。

很好,我有點開心,我從他背後經過,像是刻意的站在他身旁。

我一站定位,他馬上面對我主動說話。

「有什麼我能幫你嗎?」

「不見得,你可以嗎?」我興奮得多用了一點點時間,才能鼓起勇氣轉頭看對方。

他露出滿臉的微笑。「你想要怎樣?」

太好了,他同意繼續交談。「什麼是我想要的?窮人擁有的,富人需要的,如果你吃了你會死掉。」

「這是⋯⋯你這是要讓我猜謎語嗎?」他的臉看起來有些疑惑。

「你喜歡謎語嗎?」

「不。」

哦,他不喜歡謎語?怎麼會?我點失望。

「所以你要放棄?」

「朋友⋯聽著⋯」

等等,他這語氣聽起來有點熟悉,像是平常那些不友善同事的態度,不願意回答的前兆⋯⋯

「沒有。答案是『沒有』,窮人擁有的,富人需要的,和如果你吃了它⋯⋯」我只能自己告訴他答案和解釋,沒想到還結束他直接截斷我的解釋。

「你是誰?」

我聽出他語氣的不耐煩了,不過,我想跟他攀談,卻連名字都不讓對方知道確實失禮,而且,他主動想要知道我的名字,這還是讓我開心的。

「Edward Nygma」,「我知道你是誰。」我知道自己的語氣興奮。

他再是露出一個微笑。「那你就該知道你站太近。」然後給了我一句殘酷的話。

好吧!我確實站得太靠近他,對他這種小個子來說,可能壓迫感太重,沒問題,我乖乖得退後一步。

只是,我退後,他便把臉朝向前台,顯然他不想繼續話題,不過,我還是想要表達我的友善和對他的感覺,讓他知道我沒惡意。

「你知道嗎?帝王企鵝為了幫他們蛋保暖,會把蛋平衡放在他們的腳上。厲害吧?」

各種意義來說,我打從心底認為他就像帝王企鵝一樣厲害,能做到把蛋平衡放在腳上,一動也不動幾乎不吃不喝的長時間孵蛋,專心一致只為一個目標努力,當然厲害。

他有了反應,再度面對我,臉上同樣的微笑。

「很高興認識你。」他臉上笑容逐漸收斂,語氣有些冷漠。「走你的路。」

我想我的笑容收得比他更快,畢竟他態度真的很不好,但我還是努力擠出一點笑容回覆他。「照辦。」

緊接著,不疑有他的識趣離開,要不然還能怎麼瓣呢?

 

●Oswald Cobblepot●
簡直是怪胎!

今天警局那個什麼?什麼名字?算了!反正是一個眼鏡謎語怪胎,真的很無禮。

我知道自己特別,但不代表喜歡讓別人用異樣眼光審視自己。

從我和他對到眼的時候,我就知道,之前來警局總是有一個好奇視線追著自己的,都是來自這個傢伙。

這種好奇異樣的視線感受,對自己而言從來沒有減少過,但今天這個怪胎實在太超過了!

不但好奇視線比平常更熱得刺痛人,甚至還追著我走,站到我旁邊,真的很礙眼!

於是,我忍不住問他想幹嘛?

真的很無聊,他竟然出了一道謎語給我猜?雖然我喜歡動腦,但我不喜歡謎語。

而且,這傢伙還很不會看別人的臉色,我在問「他想怎樣?」的當下,已經在下逐客令,他居然完全沒感覺,繼續說他那個什麼奇怪的謎語?

真的只想翻白眼。

糾纏好一會兒,我加重語氣,他好像才有所察覺,我並不想跟他深聊。

偏偏這無禮的傢伙,說什麼把蛋放在企鵝的腳上這些什麼的話?是在嘲笑我嗎?

嘲笑我走路像一隻企鵝?

那個視線和那樣嘲笑的話,真的令人很不舒服,讓我想起小時候一些不太愉快的回憶。

不過,我的地位近來不可同日而語,而我要爬得更高,沒時間浪費在這種無禮、又無聊的眼鏡謎語怪胎身上。

背地裡嘲笑我身體缺陷的人可多著,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跟我有利害關係,雖然不高興,也只能暫時不管它,我並不想為了這種氣過幾秒就得放下的事情浪費時間和金錢,比起這些,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每次都要先這樣規勸自己,直到忍耐不了為止。

而且,我最後要他走開的時候,他臉明顯被我刺到了。

那麼已經討回一些報酬,就不用繼續糾結一個怪胎,不是嗎?

 

?☂?☂?☂?☂?☂?☂?☂?☂?☂?☂

 

年輕的Edward Nygma與Oswald Cobblepot對彼此留下深淺不一的印象。

這時候的Oswald把Edward當成一張紙簍裡的紙屑,早就拋諸腦後,一心一意圖謀他的大業。

Edwald還是單純的一樣癡迷他最喜歡的謎語,跟追求著警局裡他喜歡的Kringle小姐。

以為這一次的交談是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但在充滿什麼都可能發生的高譚市,將掀起各種風波,而兩人未來的命運也出現了巨大交集。

END.

我有話要說

※2019.4.22修改。因為開始重新看《Gotham》發現一些細節有誤,所以修正。

關於Nygmobblepot會按照兩人見面與交集順序來串起兩人的感情故事,所以有看見02.XXXX這樣的下標題,就是可以接連著看。

基本上會盡量省略正劇非謎鵝的劇情,當然也會適時穿插正劇劇情,怕有些人看不懂,還是努力地寫到讓人不需要看正劇也能享受兩人的感情線故事。

有天,心血來潮看了《Gotham》,也沒有特別原因,只是選了DC評價較高的影集來看,沒想到意外好看。

我不是老爺(蝙蝠俠)的粉絲,沒特別愛,所以看的時候沒有太多期待,這種沒有期待的心態,反而讓我順利進入狀況的一季接著一季看。

當然,讓我能順暢看完,最主要要歸功這是一部不是主說蝙蝠俠如何打擊犯罪的電視劇,而是一部反派奮鬥史,各式各樣的反派齊聚一堂,充滿各種性格、技能、脾氣等等造就一大堆迷人有可愛的反派角色。

裡面,我最喜歡的是官配謎語人和企鵝,雖然有各種CP組合,但都抵不過這兩位相愛相殺的夫夫特殊魅力。

一個是腹黑冷酷的Edward Nygma,嘴裡說著不愛Oswald Cobblepot,但對著Oswald Cobblepot有時候行為卻讓人匪疑所思?

另一個則是完全體現“愛到卡慘死”,為愛受傷而不敢再愛的Oswald Cobblepot,但每次對著Edward Nygma,你都能感受到他是真的愛Edward Nygma。

大家要是有興趣可以找一下美劇來看看,順便可以瞭解到,為什麼DC的反派角色會這樣迷人?

這一篇文章,是正劇裡Edward Nygma與Oswald Cobblepot第一次正式接觸的劇情,當然我主要是詳細他們兩人當時的內心活動,因為畢竟正劇他們不算是真的主角,一些感覺和心裡話都是要靠演員功力和我們自己的腦補功力才行。

我不是因為偷懶而硬要加入正劇劇情,而是我希望讓沒有看過《萬惡高譚市》的朋友也能享受謎鵝兩人錯宗複雜的感情糾葛,利用正劇劇情來補強兩個人發展可能與牽絆,畢竟,我確實不想一下子就寫兩人的甜文,因為就真實劇情看來,很不科學。

最後,我想要給大家看一下Edward給Oswald的謎語:

The poor have, the rich need and if you eat it you’ll die.

在Edward的解答是:

Nothing

我在文中寫的中文答案是『沒有』,但我在看劇的時候對方的翻譯是『虛無』,我很疑惑這個答案,所以就特別查了『Nothing』這個詞的各種變化後,覺得『沒有』這個答案應該更適合才對。

邏輯如下
The poor have, the rich need and if you eat it you’ll die.
窮人擁有的,富人需要的,如果你吃了你就會死掉。

窮人擁有的→沒有,窮人什麼都沒有,因為窮沒有辦法擁有什麼東西。
富人需要的→沒有,富人什麼都有,所以不需要任何已經有的東西。
如果你吃了你就會死掉→沒有,如果你什麼東西都沒有吃,你當然會死掉。

Nothing(沒有)確實是正解。

從這樣的邏輯來看Nygma,他確實是一個在同樣的事物上,會努力保留原則卻又會為了更高原則,去萬千變化而難以捉模的人,所以關於每當他愛上別的女人,一直表明自己不愛Oswald,卻又一直退讓那條線時,我都懷疑連他自己其實已經愛上某個人,卻又因為一些原則而不願承認。

總之,這兩傢伙太可愛了~大推!喜歡跟我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