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師總部總是非常忙碌,人來人往一刻不得閒的樣子,讓用手撐著下巴科穆伊‧李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哈欠。

呵欠聲音不小,那群忙得頭暈腦漲的傢伙,全給了一種無奈眼光丟向他們最聰明的室長。

﹁咳!你們看,我也很忙呀!﹂

責難的視線打不倒科穆伊,不過不裝裝樣子好像不是很好……

所以,他開始假裝批閱堆積如山的文件,實際上是隨手抽了幾張白紙在塗鴉。

習慣科穆伊室長的假猩猩,一干人不再直拗於眼神攻勢,同時一口無奈大氣一吁又繼續各忙各的,反正大家對室長的韌性和任性向來拿他沒則。

沒有人再去理會明明有很多事情,卻老是懶得動的室長。

一段時間,傳來一陣走得急又沉重的腳步聲,慢慢靠近科穆伊辦公桌的──正是班長──瑞巴‧溫拿姆。

瑞巴‧溫拿姆手中一大疊文件,很快的放置在柯穆伊桌上。

﹁室長,請你不要再摸魚!﹂瑞巴一放下文件,劈頭就送科穆伊這句話。

﹁哈,被發現了!﹂科穆伊停下正在塗鴉的筆,訕笑。

﹁當然,你每次都用同樣的招式誰不會發現?﹂瑞巴顯露頭痛不已的表情。

﹁別這樣說嘛……我好歹也有做個樣子給大家看……﹂

科穆伊無所謂神情,顯然沒有任何反省的意思,一面狡辯、一面啜起香醇的咖啡。

﹁室長,你不能老是用這種態度工作,你要知道你是大家的頭腦,所以以身作則是很重要的……﹂

見不得科穆伊的懶散,瑞巴不知不覺碎碎唸的習慣再度出現,這招對科穆伊多少有些用處,但因為太常使用,瑞巴總覺得自己很像個囉唆的女人。

唸了好一段時間,瑞巴卻發現科穆伊室長完全沒有反應,通常他只唸個幾句,科穆伊室長就會逃之夭夭或認真工作的呀!

瑞巴抬頭看看科穆伊,不可思議的是科穆伊竟突然如雕像一般,一動也不動。

﹁室……室長?﹂

瑞巴擔心的湊近科穆伊身旁,用手輕輕碰觸科穆伊,他仍然沒有反應……

﹁室長!你怎麼了?醒醒啊!室長──﹂

不管了,越來越擔心的瑞巴使出渾身氣力,用力搖晃室長,定要喚醒他不可!

好好一個人不會突然暴斃吧?萬一真的暴斃該怎麼辦?

﹁室長──醒醒啊──﹂

瑞巴越搖越用力、越搖越用力──突然科穆伊身體發出一陣咯咯聲……

﹁室長……?﹂聽見意味不明的聲響,瑞巴泛起不妙的感覺。

科穆伊的身體不明聲響越大,瑞巴心裡越不安,卻又無法置之不理,接著科穆伊的耳朵竟冒出白煙,瑞巴瞪大雙眼目睹他的變化──

嘴巴也開始冒煙、眼珠子像驚喜箱彈跳而出,嚇得瑞巴哇哇大叫,終於引起其他人的側目。

最了不起的還是這一幕,科穆伊頭殼自爆,當場嚇暈瑞巴和其他幹部。


※※※※


細微光芒刺進眼睛裡,瑞巴緩緩張開眼睛,眼珠子四處轉動確定自己身在何處,熟悉又帶點惡作劇的笑聲穿過耳膜──

﹁哈哈!我是人類又不是惡魔怎麼會自爆?﹂科穆伊好好的坐在椅子上講話。

﹁室長?﹂瑞巴起身,一臉不敢相信的對著科穆伊室長。

﹁班長你醒啦!﹂科穆伊滿面愉悅。

﹁怎麼回事?剛剛不是……﹂瑞巴整頭問號。

﹁哦!那個是我做的柯姆林二號,很棒吧?這次做的更接近真人,幾乎是分不出我和柯姆林二號的差別,不過,機器人就是機器人,喝了咖啡就當機,下次我一定記得把喜好和習慣的程式拿掉……﹂

科穆伊陶醉的解釋,卻沒注意瑞巴臉色越是難看。

﹁室長!請你不要再亂七八糟的製作機器人了!上次科姆林搞得大家雞飛狗跳,這次二號也一樣,害我……﹂

害我擔心得要命……這句話到了嘴邊,瑞巴卻硬生生吞下肚子,不願說出口。

不過,瑞巴細微動作沒能逃過科穆伊美麗的鳳眼。

﹁哥哥,咖啡。你還是認真工作,別搞這些有的沒有的。﹂利娜莉端上咖啡不忘碎唸兩句。

呼嚕……喝下一口咖啡,科穆伊臉上浮出笑容。﹁應該沒辦法,如果我停止這些舉動,就不能看見班長被耍得團團轉的可愛模樣啦!﹂

可愛模樣……瞬間,瑞巴腦細胞死掉上萬個……

﹁室長──你──﹂

﹁哈,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我要認真工作了。﹂

不理會瑞巴臉一時青、一時紅的窘境,獨自回到座位上,似乎真在工作,讓瑞巴無法再抱怨下去。

同情班長的其他人只好拍拍他肩膀,說著安慰的話──

﹁請忍耐!﹂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這樣能夠室長認真工作也不錯啊……﹂

﹁班長請你要繼續加油。﹂

這樣安慰的話不如沒有得好……雖然同情班長被室長當作玩具一樣的玩耍,不過為求工作順利,大家毫不留情犧牲了認真的班長──瑞巴‧溫拿姆。

─END─

我喜歡科穆伊頑劣的個性,更喜歡想像他玩弄班長的模樣,
一看完驅魔少年第二集,我就超想寫科穆伊和瑞巴♡
根據驅魔裡的資料顯示,科穆伊的身材十分高大,
193公分、79公斤,比瑞巴身材來得龐大,
不過,我卻一直想像科穆伊其實是女王受=D=♡
如果讓瑞巴抱著科穆伊這等身材的男人,或許是一種非常有趣的景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