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知何時也流行起居酒屋種地方?不過不可否認三五好友能到這種地方飲酒作樂,倒是無傷大雅、不傷荷包的好地方。
只是再怎麼不傷荷包,王宇恆今天一杯接一杯放送金錢給店家的豪邁,未免大方過了頭。
﹁喂!不要再喝了。﹂孟可元有些惱,想制止不停將黃酒下肚的朋友。
﹁你不用理他啦!失戀總需要酒和朋友的陪伴,但不需要任何勸解哦!﹂另外一位朋友,鄭永年毫不在乎刁根煙又幫他倒滿一杯酒。
﹁沒錯!可元你不要嘮嘮叨叨,不像個男子漢,如果是朋友──就陪我喝到天亮!﹂幾分醉意痲痺宇恆的神志,快快又落下一杯猛烈毒藥。

﹁唉,這跟是不是男子漢沒關係吧?還有我明天要上班……﹂可元皺起眉毛不悅。
﹁呿!真不夠朋友,永年,陪我喝!﹂
酒杯再度斟滿,宇恆說完同時,那杯黃色液體同樣灌入喉嚨。
永年笑而不答將煙熄掉,一副奉陪到底模樣,酒便一杯接過一杯猛灌。
酒過三巡,宇恆終於不支倒趴在桌面上,另外二人看見苦主稍微安靜後,慶幸自己可以回家休息了。
﹁呼……安靜下來了,真的累死人。﹂永年攤在椅子上,點起一根煙。
﹁是啊,不知多少次了……這傢伙真是失戀大王。﹂可元喝口水說道。
﹁哈哈,對呀!從高中到現在,他失戀的次數真是難以計算,你記不記得他今天說了幾次,我哪裡不好?﹂永年深深吸了口煙,語氣輕描淡寫。
注視永年輕鬆的表情,可元沉默以對,好一會兒,才問道。﹁你今天也喝了很多,還可以吧?﹂
﹁放心,我千杯不醉的外號可不是叫假的,走吧,這店要打烊了。﹂
﹁永年……你真的沒事?﹂可元有些掛心。
他們從高中就是同學、是朋友,十幾年的交情,讓他們互相了解對方,然而再怎麼要好的朋友,總會有無法與人分享的秘密。
可元有、宇恆有,當然永年也不例外,只是永年的秘密可元知曉。
然永年明白可元知道,也明白三個朋友之間必須保持平衡,他不想失去兩個好朋友。
﹁我真的沒事,你不要再提我想忘記的事情。﹂永年再吸一口煙,焦慮的白霧納入胸口,使人覺得有些悶痛。
﹁是嗎?每次這傢伙失戀就喝酒,他是痛苦,不過我覺得你更痛苦,他幸運喝酒能一醉了事,你卻怎麼也喝不醉……真不曉得他失戀是在懲罰自己?還是在懲罰你?﹂
一點都沒說錯,每一次看見宇恆失戀,不正是一直再提醒他,喜歡女人的宇恆永遠不會注意他,想要跟對方戀愛或在一起的心情,怎麼都不會實現……
所以說,安慰失戀的宇恆,是懲罰,懲罰他為什麼不是女人?卻偏偏愛上王宇恆這個笨蛋。
總被可元戳中心事,讓永年皺起眉心望了可元一眼,不快的情緒油然而生。
﹁我真的很討厭你那該死的個性。﹂
﹁彼此、彼此。﹂可元聳聳肩,拿起帳單結帳去。
他知道每次結局老是不了了之,他清楚永年很想維持平衡的心態,只是這種劇碼不斷上演,令人厭煩得想破壞一切。
結完帳,兩人掛著宇恆走出居酒屋,走了一些路,先將予恆丟在一旁,等著叫計程車將人帶回家。
﹁這傢伙帶到你家?還我家?﹂可元不想照顧醉鬼的說道。
﹁當然是你家。﹂永年很快回答,臉上淺淺一笑。
﹁……又是我家……﹂這是每次必然的公式,可元明知道,卻還是每次都要問一次,每次都忍不住抱怨。
﹁哈哈……你也清楚我不行的……我怕自己會乘機下手。﹂同樣的答案,永年不知道說過多少次。
﹁拜託,那就下手吧!好過現在這個樣子。﹂可元大發牢騷。
可元的話又戳中永年痛處,他們再度陷入一片沉默,許久──
﹁你真的很討人厭!﹂永年嘆口氣。
﹁你不是真討厭我吧?要不然也不會跟我做這麼久的朋友。﹂
﹁天曉得我發什麼神經?﹂
永年焦躁的點起一管煙,他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發神經,才會跟孟可元交朋友,因為孟可元實在是個很難纏的角色。
﹁真的發神經,就跟我交往。﹂可元語氣平靜。
對方再怎麼平靜也壓一不了永年的震撼,一句話驚得他抽沒兩口的煙掉到地上。
﹁啊!我的煙……﹂永年盯著地上的煙,憤憤把煙踩熄。﹁都是你!說什麼蠢話?﹂
﹁很蠢嗎?﹂可元雙手環抱胸前,似乎有些不解。
﹁當然蠢!你是想破壞我們三個之間的感情嗎?而且……我這麼愛他,絶對不可能和你交往。勸你最好放棄,別浪費時間。﹂
永年好氣,他不知道自己再氣什麼?更不知道可元在想什麼?
什麼交往不交往,怎麼能這樣隨意說出口?況且是對一個男人……
果然沒錯,他一定是發神經才會跟這樣棘手的男人做朋友。
﹁你是很愛他……但他不愛你呀,你怎麼不放棄?如果你放棄,我就放棄如何?﹂
可元提出條件交換,一時間永年被搞得不知所措,兩件事無法混為一談,簡直雞同鴨講哪門子的條件交換?
﹁憑什麼要我放棄?我喜歡被傷害你管不著。﹂
﹁哦,那我也不會放棄。﹂
毫無遲疑簡單俐落的答案,那就是孟可元讓鄭永年感覺棘手的表現。
﹁你……你……算了,隨便你……﹂永年實在找不出什麼話反駁,只好氣著由對方任性而為。
﹁既然如此,你是答應我的追求。﹂可元嘴角微微上揚。
這話差點使永年惱衝血。﹁我沒答應你任何事情。﹂
﹁你不答應的話,明天宇恆久一醒,我馬上破壞一切,把你喜歡他的事情告訴他。﹂
可元嘴角彎曲的模樣,看得永年覺得可恨萬分,他確定自己是被威脅了,慘的是他無法說出一個不字。
﹁不回答?那是默許囉,既然這樣再答應我一件事情。﹂可元微笑樣子彷彿長出惡魔的角。
﹁你別得寸進尺!﹂永年怒極了。
﹁有嗎?﹂
可元無所謂的將眼睛餘光,掃了掃醉得不醒人事的王宇恆。
細微動作卻發揮極大功用,小動作再度使永年明白,說不的機率等於零。
﹁你說吧……﹂
﹁你要是寂寞、傷心的時候就來找我,我會用你想要的方式安慰你,千萬不要去找別的男人。要不然我會很難過……宇恆知道了也會很難過,到時候你會更難過。﹂
永年有些錯愕,可元意思是連自己的身體也要管理?
一但真像他所說的實行,他們關係會變得曖昧不清……隱瞞著宇恆的唯一秘密更加無法挽回。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如果是基於好朋友的關心,真的過分關心了。﹂永年受不了的開口。
﹁我很明白,而且我現在要做你男朋友,不是好朋友。﹂可元態度鎮定。
﹁……你明白?好吧,反正我沒辦法說不,只可以這樣做……我真搞不懂你……﹂永年無力的答應。
﹁你答應就好不用想太多,你和宇恆徹底失戀吧!我喜歡看見你結束這場繞不出去的戀愛,這麼做應該是皆大歡喜。﹂
可元一派輕鬆,永年無法確定可元心思的真偽……不過他希望真能如所說皆大歡喜……
﹁最好是這樣……﹂
莫名其妙的制約從這一刻便開始……
﹁啊,有計程車。﹂可元招手,計程車一停,兩個人合力把宇恆送進車內,可元隨後進入車子,臨行前再次叮嚀。
﹁別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要是你忘記的話,我恐怕也會忘記不說出去的這件事情。﹂
﹁知道了!﹂永年臉色微慍,臨行前不算叮嚀,依舊是威脅。
孟可元輕笑,帶上車門即揚長而去。
鄭永年心情有些複雜又煩悶,決定多散歩一些時候再騎車回家。
習慣性又點起一管能讓人早點歩入死亡的煙草,不停反芻孟可元的話──
徹底失戀嗎?呵……從一開始他不就是徹底失戀……
永遠不會注意他心情宇恆不正在讓他徹底失戀?
可元真壞心,難道想要他經歷更嚴重的方式?才是徹底失戀?
煙吸了幾口之後,永年沒心情再走下去,決定打道回府,突然,他很羨慕能夠一喝就醉的人……

─END─
雖然放在戀愛短劇裡,
但是有可能後續會再寫這三個人的故事,
只是時間不一定,可能很快,也可能很久之後,
反正,大家久了就知道,我是個隨心情做事的人,
其實很任性……那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