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異常悶熱,即使待在家裡、即使有了遮蔽物,在家的鄭永年也是汗涔涔的揮汗如雨下。
電風扇已經開到最大了,但不管風怎麼吹,永年只感受到一陣再一陣的悶熱而已。
台灣的夏天真不是蓋的……為什麼能熱成這個樣子?走在馬路上的每個人好像都快融化般,而柏油路面感覺都快冒煙……
望著窗外的行人,永年輕輕皺起眉心,偷偷佩服在外奔波的人們,像這種周休二日的時間,他只想躺在家裡休息而已。

看著街上人們發呆好一會兒,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跳入眼中,那個提了一袋東西往自家的公寓走來。
是孟可元……對了,永年想起來三十分鐘前,自己好像打了電話給他,吵著要吃刨冰……
接到電話的可元聲音明顯透露不耐與太願意的感覺,當時他嘴裡還碎念著自己任性……沒想到他還真的買了刨冰過來。
﹁真是笨蛋……﹂永年輕笑,覺得這樣的男人有一點蠢。
幾分鐘後門鈴響,永年懶洋洋的起身應門,果然是孟可元,對方一樣是滿頭大汗,不過看上去卻不會讓人覺得心浮氣燥。
﹁你要的刨冰。﹂
男人手一伸,將一袋刨冰送到永年眼前。
﹁進來吧!﹂永年沒有接過刨冰,只是轉身又倒回去靠窗的沙發裡。
屋裡一股悶熱襲向可元,可元覺得熱到不行的蹙了蹙眉,隨即拖鞋進屋子。
﹁好熱……﹂可元進門的第一句話。
﹁對呀,所以趕快把刨冰弄一弄給我吃。﹂永年一身懶骨。
﹁自己弄!﹂可元把刨冰直接丟在永年肚子上。
﹁哇!好冰!﹂將刨冰拿開永年坐起身子,才拿出塑膠袋裡的刨冰吃了起來,一方面還一直抱怨。
﹁小氣鬼……﹂
﹁真的很熱,整個人塞在沙發上不是更熱?你家的冷氣怎麼突然壞掉?什麼時候會修好?﹂
可元不想跟永年抬槓,問了其他問題,順便也拿出刨冰開始吃起來,吃了兩口冰,可元覺得暑意全消,他慶幸自己買了兩份刨冰。
﹁沒辦法,只有沙發……冷氣也不知道麼回事?今天要用就不行了……已經叫人來俢了……可是說假日大家都休息,所以要等到星期一才會有人來俢……﹂永年有些無奈。
﹁這樣你不就要熱兩天?今天才星期六而已……﹂可元聽到都覺得吃不消。
永年這間
15坪的屋子,與其說是家或房屋,到不如說是精緻套房來的貼切,台北的普通上班族一個月三萬多塊,
哪有能力租下一層房屋?
所以只能租下這間坪數大了點的一人套房,一進門感覺就像走進飯店的房間,只是沒那麼整潔而已。
整棟公寓都是做成套房式,每一間都五臟俱全、採光也佳,連房東都很會慎選住戶,所以週遭環境和鄰居算得上不錯。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採光太佳,萬一冷氣壞掉就會像現在如同一個小小的蒸籠般悶熱,打開窗戶雖能流通空氣,但夏天嘛……大家都知道吹得都是煩躁的焚風。
﹁有什麼辦法?﹂永年翻翻白眼更加無奈,隨後又想到什麼,開心的笑一笑有些惡作劇說道。﹁要不去問問宇恆能不能讓我借住個兩天。﹂
聽見這番話,可元停下吃冰的動作。﹁不要去煩宇恆。﹂
﹁為什麼不要去?他可是我的好朋友。﹂永年看不出沒有表情的可元到底是不是不高興?他清楚可元不喜歡自己纏著宇恆。
﹁我也是你的好朋友,你來住我家!﹂可元繼續動手吃冰。
﹁不要。你應該知道我比較喜歡宇恆,我想住他家。﹂永年脫口而出,雖然不是真想住宇恆家,但一面對可元,他便不自覺產生想要跟他對抗的意識。
一聽,可元笑了笑。﹁我知道你喜歡他,但我想你忘記一些事情,我現在是你的男朋友,住我家才正常吧?﹂
這傢伙……居然在提醒他被他威脅的事情?天氣已經夠讓人煩躁了,眼前微笑又慢慢吃冰的孟可元更讓鄭永年火大。
﹁你要我說幾次……我並沒有答應那件事情。﹂永年滿肚子的怒火逐漸翻湧。
﹁這句話奉還給你。你要我說幾次,你沒有權力拒絕。把柄在我手上,乖乖聽話才是上上之選,除非你想要宇恆知道,真如此我可是很樂意代勞。﹂可元歪歪頭無所謂的淡淡說著。
﹁你……煩死了……又熱、又煩……﹂無話可說的永年氣急敗壞的碎唸,再急急忙忙塞了兩大口冰,只希望自己能夠消消氣。
可元沒有說話,一時間兩人陷入沉默,永年賭氣般不再看可元一眼,自顧自的大口吃冰。
對方不看他,並不代表他要做相同的事情,可元不在乎永年多生氣,他倒是趁這時候好好欣賞對方的一舉一動。
他喜歡永年……這點感覺他從來都很明白。
能夠跟對方一來一往辯駁也好、或像現在靜靜看著他也行,可元不想隱瞞那種奇妙又麻又喜的心情。
天氣真的很熱,只是這樣靜靜欣賞汗流浹背的永年,居然能使自己不再心浮氣燥,甚至有種舒服的爽翊。
注視他的臉,注視他額頭的一滴汗,注視著那滴汗隨臉部曲線,滑過了鼻樑、臉頰、下巴、停在喉結處,因為他喉結吞嚥動作,一滴汗被抖落在襯衫微開的胸膛裡。
可元忍不住勾起嘴角,他認為永年這個樣子煽情極了……
說到煽情,可元覺得自己的慾望似乎被撩動,明明對方什麼都沒做……自己居然開始發情?
光這麼欣賞,可元便受不了……沒想到一但把喜歡的感覺說出口,自己會變得如此飢渴?
他不同永年不是個不乾脆的人,可元是那種只要知道自己是對的,他會一直理直氣壯,不管旁人覺得有多荒唐、多不對勁,全動搖不了他的信念。
尤其是關於喜歡一個人的事情……喜歡或愛上一個人,這些字眼與情緒本身沒有任何錯誤,所以不需要再意別人的眼光,更不需要隱藏自己的感覺。
曾經想過自己為什麼喜歡對方?因為對方的好嗎?
卻單想到對方的一大堆缺點,想得太久,似乎連缺點都變得可愛起來,甚至變成最致命的吸引力?
感情自然變得如此不可思議、又不理智,這就是所謂的喜歡和愛?仔細冷靜分析這種人體與大腦所產生的激素和反應實在可笑。
儘管心裡知道可笑,偏偏控制不了,任由抽象的情緒日復一日滋長,找不出渴望的源頭,令人焦慮不已。
想要對方、想要對方、想要對方!同樣的心情不停纏繞他,似乎已經快抵達臨界點……
可元明白這沒有來由的心情,所以從來不會問永年,你到底喜歡宇恆哪一點?
他無法阻止永年喜歡宇恆的感情,但人是自私的,他亦不例外,即使只有身體他一樣想要……

─待續─

創作文一枚,主角是孟可元和鄭永年,
若有看過上一篇文的朋友,應該對他們會有一點點印象。
像這種想寫就寫的兩個人,對我來說是很沒有壓力的主角,
所以很快又寫了他們的事情,呵呵,希望大家會喜歡啦!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開始一直亂挖坑了@@b哈哈~~應該不至於啦!
我算是有始有終的人,畢竟像遊戲王的文,即使讓大家等得再久,
還是會有完結的一天……雖然又卡住了……哈哈(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