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情人節、該死的商人!

西洋情人節快到了,商人打著情人節的名號,不斷推出刮錢的情人商品,從生活用品到美味餐點,如颱風過境似的襲來,最可惡這場情人節風暴每年定時來,還停留多日徘徊不去。

壞心一點的商行大抵一個月前就開始,好一點是一個星期前,總之不會是你想的時間短暫快快結束。

這日子對有戀人的男女或許歡喜,對沒戀人的朋友或許有些傷害,但對情人節前夕失戀的拋棄兒絕對是莫大打擊!

劉岱禹失戀了⋯⋯在西洋情人節來臨的三天前⋯⋯他女友沒心沒肺地告訴他,覺得兩人真的不合適,還是分開吧!

他心碎。尚未收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他還樂呵呵的秘密策劃一場甜蜜浪漫情人節,準備給女友一個驚喜,沒想到一切都化為烏有。

付出的心血追不回⋯⋯

他喜歡她,從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她長得甜美、笑起來令人心動、隨風飄逸的長髮會伴隨一陣淡淡香氣,皮膚白、眼睛大加上深邃的雙眼皮,眨眼像在說話,嬌小身軀透露無法言語的可愛,她不算女神,確是擄獲他身心的精靈。

完美是為她而設的形容詞,他從不懷疑。正因如此,他向來知道自己配不上他藏匿心中不慎落入凡塵的精靈。

他微胖⋯⋯好吧!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是胖子。

他戴著一副知青般的眼鏡⋯⋯好吧!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是個陰沈死宅。

他穿著打扮質樸⋯⋯好吧!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是窮光蛋。

他長相深緣⋯⋯好吧!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是平凡無奇,水準之下。

但為了他那可愛的精靈,他努力開始減肥、省吃儉用、花錢買了以前最不屑的時尚潮流雜誌、不隨便穿搭,用心計較程現自己乾淨大方、好看得人緣的模樣。

 

在他努力栽種了一整年,終於摘下那顆豐碩果實,甜美精靈——阮圓圓頷首成為他劉岱禹的女友。

好不容易讓心儀的對象點頭答應,劉岱禹更是把阮圓圓放心尖首位,怕她熱、怕她冷、怕她傷心流眼淚,什麼全依著她,買衣、買鞋和買包,美食音樂也不能少,如此過了四個多月,朋友總虧他太寵人,會很辛苦呀!

偏偏他從來不覺得辛苦,甚至甘之如飴,只要看見阮圓圓開心笑容,什麼都可以忍耐。

四個多月的交往⋯⋯他得到她的笑容、她前胸貼黏在自己後背那種波濤洶湧的爽感,情到濃時牽一牽小手、親一親小嘴、摸一摸纖纖細腰,最開心是能隔著衣服揉一揉她渾圓且份量不輕的奶子⋯⋯然後、然後⋯⋯就沒了啊⋯⋯

他好想大哭啊!確實他真的落下幾滴男兒淚,畢竟搞了一年四個月,只摸到奶子,還隔著衣服,這樣不傷心嗎?

朋友罵他傻不傻?罵他簡直是智障!一掌打在他背上要他振作,要他別再想那個只花他錢的前女友,帶他去買醉、讓他去大吼大哭。

昨天他哭吼一整晚,大罵自己是笨蛋、白癡,大罵自己是愛吃假小心的偽君子,謾罵般地問自己幹嘛不強硬一點把阮圓圓弄上床?到頭來覺得自己只剩下啥都沒有了的悲慘,有種人財兩失的痛苦與挫敗⋯⋯

吼得喉嚨有些啞,喝下去的酒與吃下去的食物全部吐了出來,以為那點苦能隨嘔吐物一起從身體離開得一乾二淨,沒想到那苦不是一點而已⋯⋯其實很多點⋯⋯

早上清醒,還是覺得難受,頭痛、喉嚨痛,外加心痛。

坐在客廳的地板上,他喝醉後是昏睡在家的客廳,身上衣服還有些酸味,大概是昨天嘔吐不慎有沾到衣服。

摸找自己的手機,劉岱禹有幾條LINE訊息,全是朋友阿煒。

 

昨晚你在熱炒店喝很多,

鬼叫很久,但老闆和其它桌的客人知道你失戀,所以沒計較。

你在熱炒店大吐特吐,老闆和其他客人知道你失戀,也忍耐了。

但你回家後,一路吐近自己的房間,

做兄弟的,把客廳到你房間穢物勉強清理已經仁至義盡,

你床上那大坨,自己清。

 

阿煒的訊息讓劉岱禹頭更痛,步伐顛倒的走回房間,果然床上有一坨需要馬賽克起來的穢物⋯⋯

味道比自己身上的衣服重,他皺起眉頭有些反胃,不過他已經吐不出東西了。

還好⋯⋯摺疊床墊便宜,稍微清一下穢物可以接丟掉。

花了時間,清理床墊,然後把弄髒的床墊暫時放置在公寓前陽台,有空再請環保局來收,他在勞動的時候身體出了汗,嘔吐酸味混和汗味,他忍受不了的去洗澡。

脫下酸味衣物跟累積好些時間的衣物,一起丟進放置在浴室旁的舊式雙槽洗衣機裡清洗。

劉岱禹住的這層房是頂樓加蓋,大概三十坪左右,三房一廳一廚一衛,不需要裝潢,是當時決定租賃的優點之一,三間房和客廳都有冷氣,客廳還有台映象管電視機,浴室旁有洗衣機,廚房也有瓦斯爐,雖然全部老舊卻都能使用,他們不需要再花錢購置。地點離大眾交通工具有些距離,但生活機能倒是還行,他跟朋友阿煒還有一名理學院的學長一起合租,負擔上雖然稍微吃力,卻比住學生宿舍來得自在。

三個男人住一層房,自然不會乾淨到哪裡去,長期狀態來行形容是垃圾山不為過。

東西一直是亂丟、打掃是半年甚至一年為週期?他住了半年左右沒打掃過⋯⋯打包垃圾能堆多久便堆多久,洗碗槽長年累積碗盤,不收拾吃剩的碗裝泡麵在一次學長大發雷霆後,他和阿煒徹底改掉惡習,學長對廚餘特別在意。

垃圾山這一詞形容他們合租房沒能超過一年,因為他墜入愛河,為阮圓圓減肥、學習打扮,更期待有一日能把阮圓圓帶進租屋處一親芳澤,一想到這裡,他開始主動打掃房子並且訂生活公約,也逼著阿煒一起執行,至於學長本來就比他們倆愛乾淨,沒任何意見的同意了。

整潔維持至今⋯⋯某種層面上他功虧一簣,不需要再維持,他想。

老舊的雙槽洗衣機發出雜吵的隆隆聲響,劉岱禹憂鬱望著洗衣機呈漩渦狀洗衣動作,他突然有點想跳進洗衣機裡面連同一起旋轉,人可能會被攪得窒息頭暈,思緒肯定也會跟著支離破碎,這樣的話,是不是就不太會痛?

可惜他塞不進洗衣機裡,一百七十七公分的身高,個子不算矮,雖然成功瘦身,竹竿形身材卻不現實,多少是有幾兩肉。

垂頭喪氣的洗衣、曬衣完畢,開始感覺肚子餓,人是這樣,心情再煩悶悲傷,總要吃飯生活的,他只得外出覓食。

踏出家門果然是不智之舉⋯⋯到處充斥情人節的商品、組合、優惠,到處都有白爛情侶你儂我儂。

想吃個雞肉飯加黑白切,也差點被閃瞎狗眼⋯⋯

實在看不下去情侶放閃,更聞不得彌漫濃厚的戀愛臭酸味,只好買排骨便當,能快些走人。

單身是公害,單身活該被歧視,單身狗是狗不是人⋯⋯

劉岱禹一想起自己情人節前夕一瞬間變成了單身狗,強烈的身心靈創痛讓他忍不住泛酸。

昨日喝酒苦,全吐出來,安慰不了他難受想哭。

他決定再大吃大喝一番,換個法子安慰自己,為了減肥他足足沒喝手搖奶茶半年之久⋯⋯反正失戀,甜甜的能安慰他,況且不用為了女友維持身材,他今天要喝個夠!

奔到他最愛的廉價手搖飲料店,他看見門口前的立牌廣告和排隊人潮,他火起來了!

情人節!萬惡節日!不肖商人的斂財大日,情人節居然侵犯且洗腦他最愛的KAKA手搖飲料店,讓他喜歡的手搖飲料店立刻成偽虎作倀的商家之一!

不可饒恕!王八蛋情人節!

情侶一起購買,第二杯半價。一句話觸動劉岱禹敏感神經。

憑什麼他要多花錢買飲料?憑什麼情侶第二杯可以半價?情人節的關係?呵!王八蛋!

他不要排隊!他衝到最前頭,擋住正要點飲料洋溢幸福笑容的超閃情侶。

﹁先生,要排隊喔。﹂女店員露出禮貌微笑對著劉岱禹溫和勸導。

﹁喂!我們先來的!﹂給人插了隊的情侶檔,同時發聲。

劉岱禹不理人,直問:﹁我自己一個人買,為什麼第二杯不能半價?﹂

女店員露出困擾的表情。﹁哦⋯⋯這情人節活動啊⋯⋯所以情侶才可以半價。﹂然後女店員停頓又說道:﹁夫妻也可以半價。﹂

﹁我就一個人,一個人買飲料不能第二杯半價,你們這家店是要懲罰單身的人?﹂劉岱禹咄咄逼人。

女店員聽著劉岱禹無禮的話,更加困擾,而他身後手搖飲料的店員也上前關心。

﹁喂!先生你客氣點,店家活動,你不想買就離開。別耽誤別人時間。﹂那對情侶裡的男性見義勇為想替店家排解困難。

﹁要不先生你找一位女性一起排隊購買,一樣是半價。﹂女店員提議。

﹁不要,一個人為什麼⋯⋯﹂

劉岱禹拒絕。只是反駁的話沒說完,突然有人拉住他的手,一個勁拽著他往後走去排隊隊伍最尾巴。

抓他手的人個子比他高、力氣比他大,無疑問是個男人。

﹁你幹什麼?﹂

劉岱禹疑惑地詢問眼前的男人,定神一看,才發現這個人他認識,正確來說在學校裡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

即使不認得人也認得名字⋯⋯彭向樂,今年某電腦品牌的競賽冠軍,太優秀了,大名印上紅布條放置在理學院大樓,進出一定會看見,大學網站不停有廣告跑馬燈出現,還上了新聞。

他是連工學院人無法忽視的男人⋯⋯要知道,電腦競賽冠軍被一個理學院的學生拿走,對工學院的人來說其實有點不是滋味。

彭向樂人長得帥,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他五官立體,雖不似歐美人刀削面孔,卻隱約有混血兒的既視感,最神奇是一雙單眼皮的雙目,炯炯有神,引人好感。

至於身材,是他劉岱禹曾經身為胖子既恨又羨慕的類型,比例好得也想讓他大罵王八蛋!寬肩、窄腰、長腿,感覺是吃不胖的那種,羨慕死他了!

個性陽光幽默⋯⋯嗯⋯⋯其實劉岱禹不知道這人個性到底怎樣?個性說法是偷聽女同學們八卦得知的。

﹁我想喝奶茶,你要喝什麼?﹂

彭向樂一臉平靜地問他,抓住他的手一直沒放開。

﹁你幹啥?我又不認識你!手放開!﹂劉岱禹用力甩手,卻沒成功甩開鉗制他的爪子。

﹁我們同一個學校,你不可能不認識我。你喝奶茶?﹂

哇!這傢伙口氣要不要這麼狂?臭屁得令人火大!一副同學校在學的學生都得認識他?去他的!學校人這麼多,哪有什麼誰非認識誰不可?又不是超級巨星。

劉岱禹一臉不屑。﹁我真不認識你!﹂即使知道,就不承認啦!﹁欸!放手!﹂

﹁不行,放了,你會溜走。我要喝奶茶,你跟著喝奶茶吧。﹂

彭向樂露出爽朗的笑容,要是女生應該會覺得迷人而為顯淑女的安靜,聽從囑咐。

﹁我為什麼要喝奶茶?還有為什麼要跟你一起買?﹂但他不是女生,劉岱禹皺眉。

﹁你不喜歡奶茶?奶茶很好喝。我很推薦。﹂

彭向樂表情表現得很吃驚,弄得劉岱禹好像是個不識貨的土包子,劉岱禹真的很不爽。

﹁需要你告訴我奶茶好喝嗎?我最喜歡KAKA的奶茶!不用你推薦!﹂

﹁嗯,好。喜歡奶茶。﹂他笑了笑。

﹁放手,不需要一起買,我自己會買。﹂劉岱禹試圖掙脫。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想半價。﹂

﹁啊?﹂

情侶才可以第二杯半價啊⋯⋯正當劉岱禹納悶,已經輪到他們點飲料。

彭向樂燦笑陽光,語氣禮貌對著女店員點飲料。﹁你好,我要兩杯奶茶、半糖、少冰,第二杯半價對吧?﹂

女店員注視陽光帥哥,享受對方的禮貌、顏值和溫醇低音,卻是異常想翻白眼。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是情侶來買,第二杯才能半價。﹂女店員為難。

﹁我們是情侶。﹂

彭向樂八風吹不動的鎮定,微笑給出肯定答案,本來依舊努力保持微笑的女店員出現些許困擾表情,不止前面這個女店員,後面那個調飲料同樣傻眼,不過手上搖著飲料的動作卻沒停,不得不佩服對方專業。

﹁誰⋯⋯嗷嗚!嘶!﹂

誰跟他是情侶?劉岱禹怒急攻心正要發難,彭向樂則不徐不急手用力一握,劉岱禹手腕受到壓迫,一瞬間加諸在他手腕的力量,使劉岱禹懷疑自己手快斷掉,吃痛阻斷即將出口的話。

﹁先生,你這樣⋯⋯我很難做事⋯⋯﹂女店員撐不住了,面容扭曲的說話,心不止一點累。

﹁嗯,那這樣證明我們是情侶。﹂

想了一下,彭向樂話語一落,側身低頭旋即親上劉岱禹臉頰,很快回頭看女店員繼續問︰﹁這樣子可以嗎?﹂

﹁先生,拜託⋯⋯﹂女店員眉間靠攏得快讓眉毛連成一條線了。

而後面那搖飲料的女店員失笑搖頭,她真覺得歹年冬厚瘋人。

﹁不行?那這樣?﹂

事情發生得急促突然,彭向樂的嘴唇碰撞劉岱禹的唇瓣,以為會如剛剛輕快帶過,但並沒有,這位彭先生嘴唇貼得有些久,再往下一滑,稍微含了一下劉岱禹的下嘴唇,離開,再度看向店員。

這下女店員驚得瞪大雙眼,眼珠子仿佛快掉出眼眶,頓時啞口。

後面的調飲料的女店員,終於不專業了,停下手搖動作傻眼更勝方才,無言是她的寫照。

另一名男主角劉岱禹同樣吃驚到說不出話,轉動僵硬的身子,往後一瞟排在他們後面的人,是一對情侶,女方挽着男朋友的手,急速後退一大步。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悉悉窣窣身後語以不可思議的高分貝刺入耳裡。

﹁是同性戀,會不會傳染?我們離遠點。﹂

﹁喂,是我,我跟你說我在KAKA買飲料看見GAY!哎喲!不是貴!是GAY!﹂

LUCKY!我看見真人BL了!﹂

靠北啊!這社會的歧視居然這麼嚴重!

偶像劇的劇情發生在他身上,原來一點都不浪漫!有種天崩地裂的末世感⋯⋯老天鵝啊!給錯劇本了!

為什麼給他驚悚片劇本?劉岱禹內心一萬隻的草泥馬奔馳而過,受到一百萬點的攻擊,他被個男人啃了嘴唇,比起被阮圓圓甩掉,這更嚴重!

他想暴風雨式的啜泣和怒吼!!!!!

他覺得噁心、不舒服,想要嘔吐!啊!靠北!還沒吃飯,沒東西可以吐⋯⋯

不對!他不應該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他應該要先用正義之拳教訓這個沒禮貌的自大狂。

軟綿綿左拳揮向彭向樂,人家輕輕鬆鬆擋住,再貼近劉岱禹耳廓用溫柔剛好的音量安撫。

﹁乖,別鬧。﹂

霎時,劉岱禹感受他們周圍的人全部倒吸了一口氣⋯⋯

嗚嗚嗚!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靠靠靠!手好痛⋯⋯

彭向樂轉頭微笑。﹁我不至於為了一點小錢,親吻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請問現在可以半價了?奶茶,半糖、少冰。謝謝。﹂

從震驚中稍稍回過神的女店員,慌慌張張的含糊開口:﹁是、是的,先生是要兩杯?對吧?﹂

店員驚嚇情緒尚未完全恢復,確認數量問題真的很傻,沒料到,竟歪打正著。

﹁不,我現在要六杯。﹂

瞧一眼彭向樂如沐春風優雅的笑改數量,劉岱禹腦子飄過一句歌詞﹁忽然之間,天昏地暗。﹂

接後一段時間,他忘了自己怎麼帶著三杯奶茶和排骨便當回到家的?

 

—待續—

【碎言】

本來想要五千字以內寫完,短短的,寫起來輕鬆,讀的人也輕鬆。

結果,沒能如預期。還好寫的過程還算愉快,那我也不介意多個意外。

人生意外多如牛毛,雖說常撞上意外,但不代表我喜歡。

事實上,我挺討厭意外的,不過沒辦法,活了也好幾十年,漸漸會習慣。

習慣歸習慣,不喜歡還是不喜歡⋯⋯

不停挖坑埋東西是習慣,填不填得平?隨緣。

但是,希望這篇文順利填完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