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昨天Oswald不支昏倒後,一整天倒是很乖,不吵著離開,因為就是睡覺,所以Edward幫他準備的三明治他沒吃⋯⋯

而且晚上睡覺,Oswald睡得不安穩,會做噩夢,關於他母親的噩夢。

Edward希望他打起精神,他沒辦法讓一個優秀的罪犯如此枯萎下去,他想要Oswald高興,於是決定送他一個禮物。

 

?☂?☂?☂?☂?☂?☂?☂?☂?☂?☂

 

Oswald再度從床上清醒,他是被一陣痛苦的嗚咽聲吵醒,映入眼簾的是頭被布套套住,布套外緊縛黑色膠帶在嘴巴的地方,一個全身被捆綁在椅子上的人。

Edward Nygma俏皮的從被捆綁的人身後冒出頭,一臉愉快。

「噠啦!呵哈哈哈!」

Edward對著Oswald興奮的笑,Oswald是一陣莫名。

「那是誰?」

「這位是Leonard先生。」Edward開心的介紹。

Edward迫不及待地繼續說道:「昨晚你說夢話,說Galavan殺了你母親。」

「是嗎?」

「是的。」Edward本來還看著Oswald的,但話鋒一轉,雙手放在全身被捆綁的人頭上,他的笑容顯露幾分陰沈。

「Leonard先生⋯⋯是Galavan的手下。」Edward滿意燦笑,Oswald心頭卻有些驚訝。

「當然是他被捕之前的事。」Edward補充說明。

「被捕?」Oswald更驚訝了,這些天他忽視所有,根本不知道仇人發生什麼事?

「Gordon警探以綁架James市長為由逮捕了Galavan,他進了黑門監獄。哈哈哈哈哈!」Edward愉快地配合趣味手勢告知Oswald要點。

「哼哈⋯⋯」

Oswald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卻有些沒法承受,Edward笑容漸漸收斂,他感受Oswald得知消息後,並沒有太多喜悅。

「我以為你會高興⋯⋯」

「哼哈啊,無所謂了。」Oswald略過自己的心情,眼神飄向被五花大綁的Leonard先生。「他怎麼會在這裡?」

「是給你的禮物。」Edward有些心花怒放的獻寶。

這是他精心準備給Oswald的禮物,為了讓Oswald能夠打起精神,如果真能讓Oswald開心並打起精神,那麼準備再多這種禮物,他都不覺得困難。

努力討人歡心的感覺,意外讓他想起追求Kringle小姐的心情,愉悅、美妙和一點點的興奮。

原來如此,Oswald了解Edward的意思,但並不領情。「我該拿Leonard怎麼辦?」

「殺了他!」當Edward講出這句話,某種刺激感爬滿全身,他的雙手稍微失控的像兩隻利爪,用力刺在恐懼不已的Leonard頭皮上,幻想十隻爪子穿透Leonard的腦袋瓜。

「我想為你母親的死報復一下,對你會比較好,也能讓你高興點,不是嗎?」Edward輕快地走到Oswald的身邊,彈開摺疊刀,一臉陽光笑容慫恿Oswald接過尖銳刺刀。

Oswald拿著摺疊刀呆看一會兒,再度望了Edward一眼,終於起身步向開始劇烈掙扎尖叫的Leonard。

Oswald站在本能求就不斷發出求救聲音的Leonard面前,猶豫一些時間,斷然把摺疊刀丟刺入木地板裡,他饒過Leonard一命,他沒心思殺人。

原本興奮地等著Oswald動手的Edward見狀,那些襲滿全身的愉快,瞬間消散。

「我不幹!我需要休息,然後我要永遠離開高譚市。」

拒絕Edward的禮物,明白的說出自己想要永遠離開,Oswald不在乎Edward的表情有多僵,他理也不再理的躲回被窩,躲回那張原本屬於Edward的床。

眼看Oswald躲回自己的床上,Edward被失敗沖擊的失神幾秒,振作後,他有些失望看著正放心下來的禮物。

「我真以為他會喜歡你,現在怎麼辦?」Edward語氣冷酷卻帶一絲苦惱。

思考了一會兒,他決定好怎麼處置這個活體禮物,移動禮物時,Edward聽見把自己整個人都裹在棉被裡的Oswald哼著一首曲子,他突然有了一些計較,Edward再度愉快地勾起嘴角,才又趕緊移動Leonard先生到別的地方。

 

?☂?☂?☂?☂?☂?☂?☂?☂?☂?☂

 

火已熄滅,雪溼透衣衫,

沒什麼能比媽媽的愛,更讓我感到溫暖。

我又點亮一支蠟燭,想擦乾我臉上的淚水⋯⋯

 

一陣熟悉旋律和歌詞讓躲在被窩裡的Oswald無法冷靜,無法不理會Edward。

男人溫暖的中低音唱出自己熟悉的歌詞,與鋼琴旋律跟著唱片播音和鳴,觸動Oswald那顆敏感的心。

「你為什麼要演奏這首歌?」Oswald忍住眼睛幾乎想要流淚衝動的問道。

Edward停止彈奏鋼琴的動作,轉身面向Oswald沒有給出答案,他頷首選擇用了一個謎語反問Oswald。

「我可以讓你的眼眶溼潤,我可以復活死者,形成只需頃刻,卻能綿延終生。我是什麼?」Edward抬起頭微笑邀請Oswald的答覆。

就在Edwald用謎語反問時,Oswald眼眶淚水已經止不住的流出來了。

「回憶。那用又如何?」

Oswald心裡頭知道,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為了他而彈奏這首對他意義非凡的歌曲,不管是善意或惡意,對他而言都是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他不能不被觸動,就算在一個近乎陌生人的面前流淚很丟臉,他還是沒辦法克制情緒。

「你蓋在被子下面哼唱這首歌曲,我猜它一定對你有什麼意義。」Edward微笑的表情透露出對於Oswald的細心。

聽了Edward的回答,Oswald的表情像是在笑,卻又悲痛的嗟出一口氣,一些記憶湧上腦海,Oswald吸了吸鼻子,再度忍住想哭的情緒,但忍不了想要傾訴回憶。

「我小時候每一個晚上,我母親都給我唱那首歌哄我入睡,她每次都會對我說⋯⋯」Oswald半臥在床上聲音顫抖的與Edward分享這些珍貴記憶。

而Edward見狀,則拿捏好時機再度大步靠近Oswald,他知道自己和Oswald的距離正在拉近。

「Oswald,別聽其他孩子瞎說,你又帥、又聰明,總有一天你會成為偉大的人。」Oswald想起母親對她說這些話的溫柔與關愛,然後眼淚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Edward坐在床邊離Oswald距離比前幾次遠,但他知道自己已經打破了Oswald對他的安全距離,這種時候他只要仔細、用心、溫柔的接受Oswald願意分享的回憶即可。

「她每次都那麼說。」Oswald結束分享,很努力讓自己不再哭鼻子。

「我現在只有這個了⋯⋯記憶。」Oswald語氣軟弱。「他們就像刺在我心裡的匕首。」

「不會永遠如此。」Edward低柔的安慰Oswald,接著從床頭櫃拿起一副眼鏡,對Oswald繼續證明。

「這是Kringle小姐的,這是我對她唯一的念想,但我現在看著它,不再覺得悲哀了。」Edward把玩Kringle小姐的眼鏡,毫無留戀過去一絲情分的坦露笑臉,一種只為自己開心的自私笑顏。

「我覺得感激,知道為什麼嗎?」

他對過去所愛之人毫無情份的笑容,讓Oswald覺得刺眼,雖然不關他的事情,但就是有點不舒服。

「不知道!我也不在乎!這段小小造訪結束了。」Oswald避開Edward,從床的另一邊下床,準備離開這個男人的地方。

「我就跟你道別了。」Oswald露出初見Edward時那個拒人千里之外的微笑。

Edward坐在床的另一邊,背對Oswald緊繃嘴角,盯住手裡的眼鏡,情緒已由愉快轉為不快⋯⋯

當他以為打破了自己與Oswald安全距離,但事實,Oswald並沒對他卸下心防,這結果有點惹毛他。

Edward心情冷、情緒冷,理智依舊駕凌在感情之上。

「Penguin先生。」Edward起身正面擋住Oswald的去路。

「對有些男人來說,愛是力量的源泉,但對你我來說,那永遠只是我們的致命軟肋。」Edward第一次對Oswald露出充滿冷酷、嚴厲的表情,他咬牙說出不動聽的殘酷話語。

「讓開,Ed!」Oswald並不想聽這些廢話。

「沒有羈絆,對我們更好!」Edward無動於衷,他不會讓開的,他要Oswald好好正視狀況,聽進去他所講的每一句實話。

只要Oswald能夠恢復,他可以討Oswald歡心,聽從Oswald的心願,但絕對不是對著這個什麼都想放棄的軟弱Oswald。

Edward不中聽的話重擊Oswald,Oswald睜大眼睛不敢相信這個人為什麼這麼冷血?他都這麼痛了,還一直戳他痛點?

「你說什麼?」氣憤不停動搖Oswald的身體。

「你自己也這麼說!」Edward不再是以前的自己,殘酷地逼近,不留餘地熄滅別人的意念,對他來說絕對輕而易舉。「你母親的死,是因為你的軟弱!」

Edward不放過Oswald的持續發話,太刺耳的話讓Oswald啞口無言。

「但你需要明白你的軟弱之處,就是她!」

直到Edward落下最後一句話,Oswald如遭雷擊的憤怒自身體裡炸開!

他像反射性的動作,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尖刀,一手用力拎緊Edward衣領,不用猜想那尖刀正抵住Edward脖子的大動脈。

「我的母親是個聖人!」Oswald臉孔扭曲、悲傷、憤慨的咆哮。「她是唯一真心關心過我的人,現在她死了!」Oswald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激動對一個完全不明白他感受的冷血動物解釋?「我一無所有了!」

即使尖刀抵在自己大動脈上,哪怕Oswald一用力,他就得去地獄,Edward的感情也沒有一絲起伏,冷漠冷靜一直不被撼動。

「一個人沒有任何所愛,就不會被人抓到把柄,不會被背叛,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只要聽從自己的心意⋯⋯」

Edward睥睨Oswald的激動,漠然調性的口吻彷彿Oswald不肯從母親死去的悲傷中走出,是一件極其無聊愚蠢的事情,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牽掛,反而是成就自己前進的最大動力,再不會有任何人阻止他自身的成長與蛻變了。

「我眼前,就是這樣一個人,一個自由的人!」Edward堅不可摧的意志透過眼神,緊緊鎖定Oswald那顆隨時會崩塌的心。

Oswald與Edward四目相接,他看見Edward冰冷的瞳孔裡迸射出一點火星,慢慢燃燒成為一簇火,一個不可動搖、堅定的信仰,正在腐蝕Oswald脆弱的意念。

Oswald遲疑、困惑現在的自己⋯⋯他思考Edward的話,他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於是緩緩鬆開Edward 的衣領,Oswald低頭見手中銳利武器失去原本的功能,他開始懷疑自己究竟為什麼變成一個只想逃避的軟腳蝦?一點都不像自己⋯⋯

Edward簡簡單單拿走Oswald手中的摺疊刀,又或者是Oswald自己交出武器?總之,Edward看著小動物般不斷顫抖的Oswald,他面無表情的收起摺疊刀,算是還滿意這個結果。

「肚子餓嗎?」Edward順手把摺疊刀收入自己的口袋,不經意的問Oswald。

Oswald沒有回答,只是保持發呆狀態,Edward實際也不需要Oswald回答,他強迫Oswald坐在餐桌前,逕自將放在冰箱冷藏的三明治拿出來微波,然後又倒了一些牛奶,把食物全部推置Oswald面前。

「你沒什麼吃東西,身體會恢復得不夠快,先墊墊肚子,我明天會給你做更好吃的東西。」

Edward說這些話毫無感情起伏,偏偏Oswald感覺到了所謂的「關心」,自私冷血的男人正用他少得出奇的同情心關懷自己⋯⋯Oswald說不出是什麼感受?

Oswald不想說什麼道謝的話,默默伸手拿了三明治開始啃,一但美味下肚,Oswald才瞭解到自己肚子真的很餓⋯⋯

看見Oswald進食,Edward嘴角愉快上揚,他終於覺得這是好的第一步,至少Oswald把他的話聽進去了。

「說說你以前的事情給我聽,從你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弟,一路上位的事情。」Edward提議。

「⋯⋯說這個幹嘛?」Oswald牛奶喝得有點小孩子氣,上唇人中有一條乳白色。

Edward用手指頭抹了自己的人中一下,示意Oswald鼻息處沾上牛奶了,再順手抽了張面紙給Oswald擦嘴。

「說說你以前的努力,我們來重塑你的信心,透過語言的力量建築自信的高塔,那種堅固會比你想像來的強壯。說出來吧!我想知道,也可以跟我說說你的母親,如果你想的話,什麼都可以。」

Oswald侷促地搶走Edward手中的面紙,他不喜歡被不熟悉的朋友看穿自己,甚至這個人都無法稱呼為意義上的朋友⋯⋯尤其還被當成三歲小孩⋯⋯

但是,他卻能接受Edward現在的建議。

Oswald擦淨嘴巴,自然的說起關於Oswald Cobbleppot這個人在高譚市的故事。

 

—待續—

我忍耐了一段時間,直到昨天(2019.5.5)才把《萬惡高譚市》第五季的最後一集看完,

在還沒看之前,大概就知道我最關心的ED和Ozzie發生麼事情?

他們鏡頭不多然後,又分開了10年,ED進了阿卡漢瘋人院(精神錯亂的犯罪者監獄),Ozzie進了黑門監獄,

然後出獄後,兩個人又開心聚首,準備在他們最愛的城市大展拳腳,這裡就是蝙蝠俠準備崛起的時間點,《萬惡高譚市》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結束的非常倉促,對我來說有點隨便交代,就結束我喜歡的謎鵝CP兩人故事,這讓我有點不高興,不過也只能這樣,

畢竟該劇的主角不是ED和Ozzie,而是James Gordon警探,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開啟Bruce Wayne成為黑暗騎士的緣由。

就某種樂觀的角度來解讀,ED和Ozzie兩人果然還是分不開,即使肉體分離,精神卻一直同在,在乎彼此的程度,不論反派還是正派都有目共睹,

所以,無論編劇再怎麼強調ED是個超級直男、Ozzie真的已經把ED當成朋友,都阻止不了兩個人成為靈肉相愛的伴侶數百萬種的可能。

只是,最後一集的狀況,卻讓我猶豫要不要把最後一集的正規劇情納入我的寫作計劃裡?因為一但納入我的寫作計劃中,絕對是給自己添麻煩⋯⋯

但我又偏偏希望能夠有強烈的論點,來讓大家明白兩個人真的是天生一對!我得好好想一想才行。

另外,找時間去電影院看復四的終局之戰,真覺得Marvel很不容易,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打造宇宙,讓大家像看連續劇一樣的方式呈現在電影這個媒界裡,

老實說,我真心覺得是創舉,很驚人,終局之戰裡面可以看見我們一路走來追著MCU的回憶,感謝這些導演、現場工作人員、幕後製作和演員的努力。

我內心很感動,這一戰一些演員和英雄角色都算完美落幕,雖然總不希望我們喜歡的演員和角色離我們而去,但能看見這樣堪稱完美的收場,心裡是不覺遺憾。

接下來,Marvel推出的電影,我可能會進入冷靜期了,雖然知道會推出哪些電影和影集,我是提不起太多動力⋯⋯

畢竟,我最喜歡的美隊系列算是徹底結束,那我真的不想花太多時間關注其他角色,只能看看別人的同人創作,這樣我的美隊永遠活在這個平行宇宙裡。

最後,量子力學真的滿有趣的,有興趣可以搜尋一下國家地理頻道,頻道裡有介紹量子力學,多看幾次自然會明白是什麼樣的邏輯。

(雖然覺得復四有很多無解Bug,但總體來說還是好看的,還沒看的朋友,找個時間看一看,也算是不錯的娛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十三弄 的頭像
十三弄

留下痕跡

十三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